瞬间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瞬间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恐怖惊魂之网吧-【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9:20:06 阅读: 来源:瞬间胶厂家

方亮是个高三的学生,学习成绩在文科二百多人里能排上六十名左右。

方亮为人,在武侠小说中可以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___亦正亦邪。至于本篇,那需要你自己总结…

这天是周六,学校正赶上休息,方亮决定不回家了,晚上去网吧包宿,爽一夜!

中午,寝室内,方亮和同寝的同学一商量,两人决定晚上八点半去“金鹰”网吧。

那个同学要去上街,在他临走前,方亮对他说:“我一会儿要睡觉,晚上要走的时候叫我一声。”那人恩了一声,转身走了。

方亮拿着洗面奶和牙具盒走进了水房,开始一通猛洗,顺便还把脚洗了。

然后他趴在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三月的北方,天气还很寒冷,方亮迷迷糊糊就把被踢一边去了,因此整个下午他都时不时的冻醒过来。

相对而言,时间在睡着时过的最快,仿佛一闭眼,再一睁,这一晚就过去了。

当同学叫醒自己的时候,方亮在一瞬间有些想凑他,在这点上,他和《坏蛋》里的谢文东一样,也不能怪他。

为了忍住这种不妙的冲动,他暗暗掐了把自己大腿,在彻底清醒过来以后,他问了句:“你有事啊?”他同学似乎已经习惯了他这样,淡定的说:“你丫的该去上网了。”

“哦,那快走吧。”

“等会儿,你先把衣服穿上!记住,一定要蛋定!”

咆啸下!

啊!!!啊!!!啊!!!

上网是一件很爽的事,玩玩游戏、看看电影、聊会天儿…

方亮两个坐在金鹰一楼,一个弄空间,一个玩穿越火线。

这时从楼上走下一人,来到方亮的同学身边,俯着身子说了几句。然后他同学就对他说:“走,去楼上包间玩!”方亮被同学拉着上了楼,楼上光线昏暗,一条小走廊两边分布着八个包间,从里面传出键盘敲击声和咒骂声。

“呵,玩的挺火么,比楼下热闹多了!”方亮心里想着。

在走廊尽头,是一个木制台阶,只有三层,窗户没糊窗纸,站台阶上直接就能看到楼下的街,这个时候,街面上人已经很少了。

方亮的同学的朋友进了邻近楼梯的包间,方亮和他同学则进了楼梯正对面的包间。三个人,联网玩起了穿越火线。方亮玩游戏的特点就是不怕死,用他的话说就是:“反正就是个游戏,死就死呗,能怎么的!”

因此在丧尸群里,端起m60一阵扫射,直杀的他大呼过瘾。而真正的高手,都跑到制高点点射,看到如此疯狂的打法,都不禁笑骂道:“菜鸟,此君绝对菜鸟兼智障!”

方亮打着打着,突然发现他同学从屏幕上消失了。紧接着就看到他同学一边骂一边和他说:“擦,卡死了,你在这玩吧,我去我同学那了”然后骂骂咧咧的出了包间。

方亮想了想,退出了cf,坐在沙发上发呆。渐渐的,他感到困倦了,而隔壁有人在看成人电影,也许是耳机没插牢,一阵哼哼嘁嘁的声音传来,吵的方亮最后又带上耳机,脱下衣服蒙在头上,倒在沙发里就呼呼大睡。

方亮再醒来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他只觉的胃里空空的,像火烧。四肢也酸痛不已。他打开康师傅绿茶,喝了一口。

渐渐的,他才适应过来,而这时,隔壁那令人崩溃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方亮恨恨的敲了敲隔间的木板,但什么反应都没有。他在沙发上坐了会儿,然后起身向对面的包间走去。

在小走廊上,他故意向隔壁的包间看了看,透过帘子的缝隙,他看到一男一女,比他还小些,应该是高一高二的。

在另一个包间,方亮的同学和他朋友正打着cf生化模式。两个人玩的不亦乐乎,浑然没注意到他。

“啊…”方亮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然后又出了包间。

重又站在昏暗的走廊上,他感到从窗户那儿,一阵阵的凉风吹了过来。不知怎的,四周突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这风虽然觉着凉快,但却是一股恶凉,让人直起鸡皮疙瘩,让人心发慌。

出于好奇,而且现在也没事可干,方亮向着窗乎走了过去。

站上木制小台阶,探出头去。

窗外的世界黑呼呼的,但在街道上,对面住房的窗台上,却是一个个散发着微微白光的人影。

鬼!

方亮的心像瞬间被人死死攥住,呼吸都不敢了。他的眼睛在刹那睁大。

这些鬼魂有的浮在空中,有的身体破碎,在地上爬着,有的趴在住户的窗户上,探头向里望着。

微微散发着的白光,构成了他们的身躯。

有婴儿、有女人、有老头…

不管他们是怎么死的,他们都在凌晨一二点钟,带着深深的眷恋望着他们熟睡的亲人。

方亮只觉的,这一刻的恐怖是无法言说的,没有身临其境,也许你体会不到。

方亮直勾勾的盯着窗外,冷不防从眼皮底下冒出一个白色的人影来。

那是个年青的学生,带着眼镜,惨白的脸有些偏瘦。一双眼里,却是漆黑无比。此刻,他正和方亮对视着。

“啊!!!”

方亮扑通一声掉了下来,不顾疼痛,连滚带爬的跑到他同学的包间

方亮直勾勾的盯着窗外,冷不防从眼皮底下冒出一个白色的人影来。

那是个年青的学生,带着眼镜,惨白的脸有些偏瘦。一双眼里,却是漆黑无比。此刻,他正和方亮对视着。

“啊!!!”

方亮扑通一声掉了下来,不顾疼痛,连滚带爬的跑到他同学的包间。

包间里只有敲击键盘,点击鼠标的声音,两个人背对背的在那玩着,却不像之前那样吵闹了。

方亮急忙一拍他,恐惧不已的说:“别玩了,快走,有鬼啊!”

那两个人听到声音,一起回头,方亮此刻正探出头去看窗外,那个白影已经没了。心内稍安,却听身后传来一句:“你胡说什么,哪来的鬼!”很空洞,而且还伴随着一阵咔嗒咔嗒的声音。

方亮回过头,只看见两人的背影,还在那玩着游戏。

这时,他才反应过来,刚才拍他同学时,手感很不正常。

他小心翼翼的凑上前,却看见他同学敲打鼠标的手指上,一点肉都没有。

没有肉的手指!

方亮像是被人狠狠的掐住了脖子似的,他大口喘着气,慢慢退出包间,同时紧紧盯着他“同学”。他匆忙跑下楼,但他心里对楼下,也生出了恐惧。

谁能确定楼下是不是也有鬼呢?!

他还下了楼,他听到骂粗口的声音。这往日没有礼貌的话,他此刻听了,却觉着心里多少有点底了。

楼下只有几个大爷们儿,网管和他们坐在一起,不知在看什么。

方亮尽量放轻步伐,一步一挪的走到这些人对面,然后目光一瞟,发现他们还是人的行态。

方量舒了口气,他坐下去,假装看着电脑,实际上还在观查他们。

网管是个三十上下的男人,个子不高,长相有点凶狠。

方亮有些烦他,看不惯他的样子。于是他说:“网管,楼上二号包间的人找你,也不知道他有什么事,反正让你上去一趟。”那男人没好气的看了方亮一眼,骂了句:“草,玩个电脑还这么多破事!”

虽然不情愿,但他还是上楼了。

方亮见他上去了,于是竖起耳多听着楼上的动静。先是一阵咯咯的声音,但不是笑声,很慢很慢,像是人吞咽着什么硬东西是的。然后,又是咚咚咚的脚步声,很慌乱的样子。

不一会儿,网管下楼了,方亮仔细看着他。他的脸色很灰败,没有了刚才的狠劲儿,而且还有汗水流了下来。

他坐在一个男人身旁,呼吸有些乱。眼神也有些飘乎,总之,他的样子表明他被吓到了。

方亮忘却刚才的恐惧,心里暗笑,忍不住问道:“我看他很急的样子,问他什么事又不肯说,倒底怎么了啊?”

网管猛的哆嗦了一下,然后有些回避似的说:“没…没什么,那…那…那个耳机…没插…插牢”

“哦…”方亮别有意味的笑了笑,又坐了会儿,他忽然觉的内急。

于是他起身向侧所走去,打开门,灯就亮了,他进去后又把门插上。等他转过身才发现,马桶上旁竟蹲着个人,方亮的心,一下子又紧了。

那个人见有人进来,竟抬起了头,方亮一下子如坠冰窟。

那是个三十上下的男人,脸上血迹斑斑,但就算如此,还是不难辨认,他就是金鹰的网管!

故事讲到这,不合理的地方想必你也发现了,但这既是个鬼故事,它就无须合理,所以还是让我讲下去吧。

那个网管看到方亮,很紧张的说:“我是这的网管,一小时前,突然发生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他进缩着身子,颤抖着声音说:“外面那个不是我,他是鬼,是鬼!”说到这,他竟撕心裂肺似的叫了起来。

方亮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忽的推开门,跑了出去。

输精管堵塞有很强隐匿性了解如何预防是关键

南京输卵管阻塞怎么治疗治疗不孕不育的方法是什么

威海怎么能预防早泄威海男人早泄了怎么判断

合肥哪一家治疗银屑病医院效果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