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瞬间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4-(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04:36 阅读: 来源:瞬间胶厂家

清露用术法探看了那侍女的原身,见是个道行不深的兔子精,忙附身上,继而掩了气息,适才顺利通过检查。

一入魔宫,又将身体还给兔子精,继续隐身前行。

她记得晨流住在逍宸殿,欲举步前往,忽又想到,这样冒然前去,被他察觉了,面子上很难过去,便绕了几大弯去了内殿。

她去了之前的住处,见那殿里清冷萧瑟的,同她的人一样,似乎早被遗忘。她转悠了会,抚弄着殿里的一物一舍,那些东西除了灰尘多些,却是一样不少,东西还同她临走前一样,该搁哪还搁哪。

忍不住眸眶一阵酸胀,万千情绪在心口作涌。

沿着魔宫的九曲长廊一路往前,转到了花园,见一小人儿正蹲在地上玩耍。

在瞧清那小人时,清露心提到了嗓子眼。

宫娅宁不过才几个月大,却有人间三四岁小孩的模样,此时她正玩得欢畅,忽觉身后一股柔风,心中不免激动,忙扔下手中的玩物,含笑道:“娘亲,可是你么?”

清露没想到自己藏得这么好,居然被她看出了,到底应了那句母女连心。心中一高兴,顿时现了身。

宫娅宁朝清露奔过来,攥着她的一角裙褥,俨然怕她跑了般。

清露嘴角含着笑意,弯腰将她抱起。见她长得好好的,似乎比出生那会好看了行多。小脸白净胖嘟嘟,一双水晶小眼晶亮有神,映着那张完全遗传了那人的五官,精致中带着股灵气。

他将女儿照顾的很好!

清露总算宽了心。

宫娅宁虽人小,但却有一颗极细致成熟的心,见清露眸底含着股愁绪,又是隐身前来来,料定她与父君并未和好。如此偷偷摸摸,鬼鬼祟祟,不觉鼻翼生酸,揪住清露的衣襟道:“娘亲不要抛下晨夕和父君!”

他给孩子取名叫晨夕!倒是个顺口易记的名字!

清露原本是想见了晨夕就走,哪里知道见了女儿后,却生出更多的留恋和不舍。

见晨夕这般说,抿紧着嘴,不知怎么回答她。

不过大人的事说了孩子也未必会懂,哽下心里的酸楚,揉揉晨夕的脑门道:“娘亲不会抛下你!”

“那娘亲是要抛下父君?”

晨夕撅起小嘴,她知道这般一撒娇,眼前的这位仙子铁定会心软。毕竟她也不喜欢那位妖族公主做自己的后母,父母还是亲生的好,为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何况,父君对娘亲也不全然无情,要不然,父君也不会在娘亲昏迷时,隔三差五地赶去澜默师父那看娘亲。

想到澜默,晨夕眸光垂了垂,那人死咬着要收她为徒,原先她还指望自己的父君替自己说番好话,借此拒绝,没想到父君竟说:“女孩子懂得医术挺好!”

额,好吧!看在昏迷不醒的娘亲面上,她就暂且答应了吧!不过现在她还小,父君并不放心将她将给澜默,所以她便留在魔宫里自娱自乐。

晨夕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清露被晨夕的话问住,犹豫了片刻,正寻话安慰孩子一番,两道红影并肩而来。红艳绚丽的色调,让人眸眶一涩。

清露不用看也知这两人是晨流和那位妖族公主,眸底泛起薄雾,却不想让人看去,忙将眸光调向他处,直将泪珠憋回眸底。

“是谁将这不相干的人放进来的!”只听晨流开口道。

声音清冷,一如他此时的人。

清露心口酸胀的紧,原本心里藏着千言万语,到了真正面对时,居然一个字都吐不出。她不想当着晨夕的面与晨流吵架,只将晨夕放下,才侧过身冲晨流道:“魔神息怒!本仙子恰好路过,便过来看看女儿,不想惊忧了魔神与公主约会,本仙子这就走!”

清露说时已举步,从头至尾连看晨流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直觉告诉她,眼前的男人一直绷紧着脸,眼神冰冷,正摆着一副要将她碎尸万段,挫骨扬灰的表情。

忍不住打起寒噤,脚步起先还正常着,两三步后,改成了逃的。

晨夕见清露要走,哭着冲她招手:“娘亲别走!”

女儿的哭声如同一把厉刀横在清露心口,心痛之余,连步伐也变得凌乱。

晨流没想到晨夕会哭成这样,可她到底还是个孩子,见到娘亲难免会伤心。可那个女人,怎么可以这样若无其事的一走了之!

一张俊脸拉下,瞬间凝结成霜,冲着清露的背影厉声喝道:“站住!”

清露眸底盈满了泪,突然被晨流唤住,身躯免不了颤颤,此时的她已无勇气回头,她怕一回头,便再也放不下女儿。

“自古仙魔势不两立!立场不同,难免不保证你此回来会动上什么手脚!这魔宫可不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本座很是好奇,仙门到底安插了多少细作在这魔宫?”

清露没想到,他居然说出此等伤她尊严的话。也许是因着上回,他对她始终难以放怀。

心里憋屈的紧,红唇一咬,道:“不多,就我一个!”

晨流嘴角扯扯,示意身边的人将晨夕带下去,继而离开妖族公主朝清露步来。

随着脚步声临近,清露耳根连抽。

她不知他想做什么,不由闭眼吸气,让自己放松些。可是那脚步声却像一支支离弦的羽箭,“嗖嗖”间扰得她安逸不得。

她知道他恨她,到底有多恨,怕是不亚于,她当年在得知他杀了元芑时,对他涌起的那股绝望。然他的死,还是让她对这杀师仇人放了开。可是如今他回来,两人的心结不解,反倒越凝越大。

心跳陡然加速,冷汗涔涔地额间逸出,不等他靠近,她迫不急地开口道:“我只是来看看夕儿,没做他想!”

说时脚步动了动,又往前走了几步。

晨流身躯一顿,见她急于逃避自己似的,心里极为不爽。

自打醒苏后,原本被他封印的记忆跟着醒来,他知道定是澜默从中动了手脚,可这记忆与他也不全然无用,,至少他知道是谁害了自己,又是谁将魔界搅得如此不堪?是她!

---- 作者寄语:今日到此了哈,手中还有推荐票的动动手喔!

安装孝感MPP塑钢复合管受青睐原因

黔南优质沙滩车四轮摩托车生产厂家优质品牌报价2600元黔南

忻州雨水排放HDPE塑钢缠绕管价格优势明显

淄博风力发电160弧形弯头实力生产厂家

大型湿喷台车车载式湿喷台车

散装饲料运输罐价格如何选择

水泥浆注浆泵型号高压双缸注浆机超细水泥注浆机原图

江夏区碳纤维复合材料质量检测单丝拉伸强度检测

钢质防火门联系我们获取更多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