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瞬间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大庆强拆致人死亡事件调查定性为生产安全事故-【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9:41:08 阅读: 来源:瞬间胶厂家

大庆强拆致人死亡事件调查定性为生产安全事故

新华网哈尔滨5月22日专电题:网曝“大庆强拆致人死亡”事件调查定性为生产安全事故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 邹乐、范迎春

这是当地安监局工作人员介绍挖掘机曾停放的位置(5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邹乐 摄

日前,一则黑龙江大庆市“老人抗强拆被挖掘机拍死,司机瞭望被夹死”的消息引起网民广泛关注。记者21日赴事发地黑龙江省大庆市对此进行调查核实。大庆市政府安全生产委员会事故调查组同日向记者提供了一份正式调查结论,认定发生在5月15日的这起事件是由于挖掘机驾驶员误操作导致的起重伤害事故,为一般性生产安全事故;事故发生前城管执法人员已与被拆迁方签订自行拆除协议并撤离现场,双方未发生冲突。

网传“大庆城管强拆致2人死亡”引网民关注

根据网络上广为流传的说法,于淑云和丈夫李宝林在大庆市萨尔图区石材大市场里养了100多头猪。5月15日下午,于淑云看到几名穿制服的城管人员指挥一辆挖掘机拆自己家院子的外墙,于是上前制止。尽管于淑云百般求情,但轰鸣的机械并没有停下来,55岁的李宝林被拍倒当场死亡。司机刘继峰探头瞭望,头被夹在驾驶室跟大摇臂之间也不幸遇难。

很多网民纷纷批评城管部门野蛮执法,质疑拆迁行为的合法性,对死难者表示同情。有网民们留言呼吁:“要彻查此事,在拆迁过程中更加注重保护基本人权,为人民服务。”

据记者了解,事故发生后,现场即有人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大庆市应急指挥中心同时向公安部门和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发出指令,公安、安监、工会、劳动监察等部门迅速赶到现场,随即成立联合调查组展开调查。大庆市安全生产委员会副主任、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祁传玉21日接受“中国网事”记者采访时称,通过连续多日的调查已经查清了事故的情况,与网络传言存在较大出入。

调查称拆迁符合法律程序 事件为生产安全事故

由大庆市公安、司法、安监、纪检监察、劳动监察等多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连日来对李宝林养猪场拆迁法律程序和现场执法情况进行了详尽调查和论证。

根据调查,李宝林养猪场的房产原为大庆市供销联社农工商联合分公司所有,含近700平方米猪舍和两栋各48平方米的砖房,无产权证等证照。公司于2000年起将场地租给李宝林养猪,年租金5000元。2010年,养猪场所在地被萨尔图区政府列入改造范围,补偿款也已支付给供销联社农工商联合分公司。此后公司认为房屋已被拆除,就再未向李宝林收取租金。但实际上李宝林仍在此处养猪。

2012年4月以来,萨尔图区城管局执法监察大队工作人员多次到李宝林养猪场,调查询问了原房主,并向李宝林下达了拆除告知和拆迁决定,要求对养猪场予以拆除,但李宝林一直未拆除。调查组认定,萨尔图区城管局组织对养猪场实施拆除行为,在其职责范围内,符合相关法律程序。

2012年5月15日14时25分,大庆市萨尔图区个体挖掘机车主刘继峰(男,34岁,肇源县古龙镇永胜村西南得根屯农民)受雇于个体人员毕忠林,驾驶一台黄色轮式挖掘机来到萨尔图区萨大路胜利村石材市场,配合萨尔图区城管局清除李宝林养猪场。

16时30分许,在拆除一段砖墙后,李宝林与城管部门达成缓拆协议,约定由其在两天时间内自行拆除,双方在协议上签了字。随后城管执法人员通知拆迁人员撤离,并离开了拆迁现场。

刘继峰接到撤离指令后,将挖掘机向后倒车停放在空地上,收起大臂和铲斗。目击者证实,事故发生时刘继峰将头探出驾驶舱外与李宝林交谈。同时也有目击者表示,李宝林向刘继峰要名片,二人当时发生了言语纠纷。

调查组多方调查并经机械专家鉴定后认定,交谈过程中刘继峰身体向右侧倾斜并将头探出车窗,臀部触压到挖掘机右侧操作控制拉杆,致使挖掘机大臂降落,下降过程中驾驶室右侧液压油缸内侧两根凸出的螺丝刮住刘继峰衣服肩膀部位,导致液压臂将刘继峰头部挤压在驾驶室的夹角处,致使其当场死亡;同时,降落的铲斗将站在其下方的李宝林腰部挤压在挖掘机前部横梁上,造成李宝林当场死亡。

调查组最终认定这是一起由于挖掘机驾驶员误操作导致的起重伤害事故,为一般性生产安全事故。

事故发生时执法人员已撤离 仍负有间接责任

李宝林的儿子李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出事之前家人已经知道猪场要被拆除,已经找好另外一个猪场了。李千说:“出事前几天家人一直在忙着收拾新猪场,所以父母一再请求城管部门多宽限一些时间,而他们也同意了。”

事故调查组认定,在拆除一段砖墙后,李宝林与城管部门达成缓拆协议,城管部门随即撤离了现场。调查组根据时间和过程推测,事故发生在执法人员撤离之后20分钟到半个小时时间内,可以确定不是发生在拆除过程中,因此网络上关于李宝林阻止强拆被砸死的说法并不符合事实。一位现场目击者也向记者证实:“出事儿的时候,城管的人已经走了一段时间了。”

大庆萨尔图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局长闫传良说,当天执法人员与被拆迁方并没有发生激烈冲突,直到双方签订限期自行拆除协议时,事情进展都比较平和。此外,事故发生位置是在距拆除墙体有一段距离的空地上,当时并未在执行拆除作业。  据了解,大庆市萨尔图区有关方面目前已经与死者李宝林的家属达成了赔偿协议,死者刘继峰的善后处理还在与家属协商中。李千告诉记者:“父亲的遗体明天火化。家人对事故的调查意见和政府的善后处理工作是认可的。只是出事之后母亲受打击最大,精神状态一直不好。”

萨尔图区人民政府副区长赵海峰表示,城管局执法人员在下达撤离拆迁现场指令后,没有及时督促挖掘机司机驶离现场,并在没有确认挖掘机撤离拆迁现场的情况下自行离开作业区域,对现场管理不到位,在此次事故中也负有间接责任,需要吸取教训。

(责任编辑:李冰冰)

六安防火窗

车间隔间

生物质蒸汽发生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