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瞬间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价值评估如何弥补生态欠账

发布时间:2020-07-13 15:04:56 阅读: 来源:瞬间胶厂家

目前,我国走的依然是一条高能耗、高污染的路子,社会资产增长快速,生态资产却持续下降。据估算,到2030年,我国生态欠账将达6.5万亿元人民币;到2050年,将达9.1万亿元人民币。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提出,建立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制度。人们要呼吸清洁的空气,喝干净的水……自然生态系统为人们提供这些生态服务值多少钱?是不是仅应按照市场售价来估算?也就是说,建立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首先要科学评估生态价值。

一片防护林的价值不应按木材算

莱西市地处山东胶东半岛中部,位于小沽河流域。小沽河是莱西市一条重要防洪、排涝河道,也是青岛市母亲河大沽河的最大一级支流。莱南辛庄村位于小沽河东岸,该河滩具有价值非常高的沙子。7名被告为达到采砂目的,故意一次性毁坏了种植在小沽河岸边河滩上的防护林1950株,面积42.5亩。

被毁松林是1976年开始栽植的黑松,经反复补植,历时近30年才形成的防护林带。该林带具有重要的防风固沙、水源涵养、保持水土、护岸护堤作用。但由于松林生长环境恶劣,虽经过常年培育,但林木生长缓慢不成材,形成了林业上俗称的“小老头树”,树高在1.5米到3米间,林木材积量小,市场经济价值低,其功能主要是生态防护。

盗毁松林案件发生后,当地公安、检察机关研究案情发现,如以木材的材积或木材市场销售价值来进行侦查起诉,由于材积量小、价值低,被告很可能因此逃脱应有的法律制裁。于是,莱西市公安局委托北京中林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被毁松林的林木、生态等进行全面价值评估。

木材价格15万 生态价值150万

北京中林资产评估有限公司生态价值评估中心主任景谦平说,接到委托后,他们组织生态、水土保持、森林培育、资源调查等方面专家,多次对被毁松林进行调查核实。据现场实地勘察确认,被毁松林不是用材林,其主要功能为水源涵养、防风固沙、水土保持、护岸护堤等,该防护林一旦被破坏就难以恢复,并会给当地人民生活带来不堪设想的后果。过去当地有“沙埋屋墙顶,风起不见天”的情况。经几十年的防护林带的营造,林带内耕地和居民生活环境得到了有效保护。

据调查测算,被毁林带木材价值很低,即使按较高的绿化苗木市场销售价格计算,仅为15.6万元。但对被毁黑松林在森林生态服务中所体现出来的拦蓄降水、净化水质、防风固沙、减少泥沙淤积、固碳释氧价值进行评估计算,其价值达154.29万元。

“经与专家研究,综合考虑,最终确定评估结果为108万元。”北京中林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吴栋栋博士说,当地公安、检察院、法院经调查审理,最终参考该评估结果量刑,对被告7人分别做出了8个月—6年不等的判决。

吴栋栋说,通过对生态价值评估,为司法机关严厉惩治犯罪分子提供了可靠依据,形成了威慑力量,也提高了当地群众对生态环境价值的认识和保护生态环境的自觉性等。

生态资产 有制度可评估

环境保护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所长高吉喜建议,对我国生态资产进行核算和管理。应设计一套完整的生态资产评估制度,可由生态资产统计、生态资产估价、生态资产账户平衡、生态资产报告四个部分组成。同时,还应组建生态资产管理部门和账户,提升生态资产管理水平。

景谦平说,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建立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制度,健全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和用途管制制度,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实行资源有偿使用制度和生态补偿制度,改革生态环境保护管理体制……

这就要求对造成生态环境损害的责任者严格实行赔偿制度,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那么如何准确定量损害的程度价值是个很关键的问题。

生态损害 有法律可追责

据2005年12月30日起施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林地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数量较大,造成林地大量毁坏”,应当以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但《解释》又规定,出现“非法批准征用、占用林地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额达到六十万元以上”,或毁坏防护林地合计达“十亩以上”或毁坏其他林地达到“二十亩以上”的,“致使国家或者集体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应当以非法批准征用、占用土地罪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景谦平说,按照木材市场经济价值核算,1立方米木材2000多元人民币,4公顷生态防护林60多亩林地,其木材才十几万元。但生态防护林,特别是处在生态敏感、脆弱地区的,由于土地、生态条件差,容易长成“小老头林”。这些防护林市场经济价值不高,但生态服务功能比较高,并且是多年种植而成,一旦破坏对当地环境威胁大,而且防护林本身可能难以弥补;即使进行补种,刚种下的树木与多年成林树木相比,其生态服务功能的差距也是巨大的。

“从法院角度来说,依据法律法规,量刑可根据毁坏林地的面积、直接市场价值或者生态价值来进行。”景谦平说,这样,在法律实际操作中,比较模糊,各地在执法和司法实践中,最后判决结果可能存在较大差异。

吴栋栋建议说,我国应加快研究和完善自然资源资产、生态价值等科学评估模式,把对森林等生态价值的损害处罚等规定纳入法律中,并固化下来。

“我们公司长期以来从事森林资源资产评估,在对森林评估实践中发现,对森林资源资产只评估其经济价值,忽略其生态价值,不能客观、准确地反映森林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低估了其破坏的生态价值,可能误导社会、政府和企业做出错误决策,并不能有效阻止破坏生态的行为等。反之,如果考虑了生态的价值,进行生态价值评估,就能很好地解决这些问题。”他说。

评估未市场化的生态资产是个时代课题

像一个企业的资产可能包括占地资产、建筑资产、设备资产、无形资产,甚至独特资产一样,森林资产也包括多种。对其评估时应当分解为各类资产,针对各种资产的存量及其价值进行核算。资产是一个存量的概念,我们只能核算某一个时点上的存量和价值(如果再核算另一个时点上的存量和价值,就能知道森林资产的可持续性)。

通常的森林资产包括:林地,立木、产生非木林产品的本底(天然的或人工的资产)、生态资产(就是产生森林生态系统服务的那些本底)、森林文化资产(如古树名木、庙宇森林、神山神树、科研教学林或树木园、原始部落保留区、有森林组成的人文景观等)、无形资产(如某些具有特殊价值的生态系统的知名度等,属于品牌资产),有的林区还具有唯一性的、独特的资产(如青藏高原地区的独有生态功能,河北省塞罕坝林区的夏季冷凉资源等)。在中国,花卉隶属林业部门管辖,有时也需要评估花卉资产。花卉资产,包括野生花卉资产和培育花卉资产,它们应当分解为土地、植物、设施等。湿地也是一种生态系统,如果要评估湿地的价值,则要把湿地分解为土地、水体、水产本底等资产,还应包括湿地生态资产,有时也包括品牌资产(如著名湿地的知名度)等。评估生态系统资产的目的是衡量其可持续性。

上述资产,有已市场化的,准市场化的和未市场化的。像土地、立木、多种产生非木林产品的资源资产、品牌资产等,都有市场价格,产品计量和计价办法也已约定俗成,因此对它们的估价比较容易。

到今天,有几种生态资产,如碳储存,也已经可以计量和计价了。但是,大多种类的生态资产,我们今天还不知道如何计量,如生物多样性资产等(但某些动植物资产可以计量)。对那些未市场化的生态资产的计量和计价是时代课题。(记者 李文)

内江制作工服

抚州制作工服

银川工服制作

玉溪设计职业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