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瞬间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虚拟PE声称年化收益130投资人近10亿资金被套

发布时间:2020-03-26 17:35:36 阅读: 来源:瞬间胶厂家

见习记者 柳灯 北京报道

“2010年时,投资10万元半年就赚了50%,于是用房子抵押贷款,凑齐120多万全投进去了。”来自河南新乡的张先生今年已经62岁,这两年所有的事情就是维权,从未回家,“没脸见家人,现在只希望能拿回一半的钱”。

一方面以低门槛、高收益为诱饵,并在最初给予投资者一些“甜头”,吸引投资者。同时,在当地招募代理人,代理人再发展下线代理人,并辅以高比例提成,让代理人去发展更多投资者,提供更多出资。

另一方面,向投资者虚假宣传,展示工商注册或备案等相关材料、夸大政府特惠条件等自我“增信”,带投资者去PE公司、投资项目公司实地“考察”,举办高级会议,让投资者打消顾虑。

就是这样“旁氏骗局”式地环环嵌套,使得以高风险著称的PE产品,以畸形的方式走进了寻常百姓家。

2010年至2011年,这类涉嫌非法集资的PE案件被纷纷立案处理,涉案公司人去楼空,投资者则走上维权之路。

但是两年过去了,很多投资者仍在苦苦等待回款。

收益率130%之诱?

“注册有限合伙,对实缴资本无要求,监管也较少,但有限合伙制基金的投资人数不能超过50人,且PE的投资退出期限一般是5-7年”,某第三方理财公司PE研究员告诉记者。

然而记者调查发现,根据投资者提供的投资协议,门槛低、期限短、收益高是这种“类非法集资”PE产品的主要特点。

以天津权释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合伙企业(下称“权释投资”)的《天津滨海一号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协议》为例,协议称总认缴出资额是50亿元,每个LP最低出资5万元;投资期限分3个月、6个月、12个月。

在实际收益分配上,与传统到期分配收益不同,这类PE都采用“斩头息”方式,即提前“分红”,或每月固定时间“分红”,如若投资者三个月后可以收回10000元,目前只需出资8200元。

但这些仅为口头承诺,并未出现在合同中。

根据多份投资协议和投资者口述,3个月期产品的月固定收益是3%-6%,6个月期、1年期的月固定收益为7%-8%、9%-10%,换算下来,一年期的年化收益就是108%-120%,因公司及投资金额稍有差异。

“最开始大家多是做三个月期的,想早点落袋为安。”据河北石家庄的窦女士介绍,2010年,她购买的天津卓远天泽股权投资基金公司一款产品,一年后拿到的收益率是130%。“最初都能按时拿到分红,后面投资的500多万元至今未收回。”

不仅如此,层级密切的熟人代理,也是这个链条得以贯穿的关键。

多是熟人介绍去买的,也去公司实地看了,权释投资此前就在新乡市普利大厦A座19层,有营业执照等相关证件,基金经理多是本地人,“上面至少有三层代理”,河南王女士称。

发展下线代理人的动力来自高额提成。

“整个中间环节的提成比例在20%-30%之间,后端代理人比例很小。”一位曾在权释工作过的人士称。

“一般基金的管理费是总出资额的1%-2%。后端超过预期收益率的部分PE会得20%,而第三方中介也只会分20%中的20%-25%。”上述PE研究员称。

“权释投资”大起底

除了利益诱饵,还惯用的一着即“拉大旗做虎皮”。这些PE机构通过虚假资料、大肆鼓吹政府的注册优惠政策等来增信。

根据投资者提供的权释投资的滨海发展一号、二号宣传资料,公司于2010年10月初成立,资产多达50亿,注册资金1500万。据天津市工商局公司注册资料显示,权释成立于2010年8月,注册资本5000万元。二者并不相符。

而细心的投资人发现,宣传资料中包括的公司介绍、经营项目、滨海发展一、二号介绍等,与天津天凯股权投资有限公司的宣传资料一字不差。

另据天津市处非办提供的信息显示,2011年10月5日,河南省安阳市殷蒙分局对权释股权投资进行立案侦查,并于10月17日将权释负责人王传生等抓捕归案。经了解,王传生系刑满释放人员,其通过互联网对权释基金大肆进行虚假宣传。权释基金注册后,并未在天津于家堡金融区开展任何业务,也未曾与政府职能部门有过任何联系。

如果宣传资料没有用,那实地考察则几乎骗过了所有的投资者。

盛世重光国际控股(北京)集团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于2010年11月,主要负责人为刘广林、刘重光、孙洪生、方兰、张盼,旗下控制了多家 “子公司”,盛世富邦(天津)股权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盛世富邦”)是主要运作平台。

成立不足一年,就在人民大会堂举办了2011(盛世重光)北京国际投资论坛暨新闻发布会,包括政府官员、协会团体等上千人参加。

“现场特别激动人心,集团正准备上市,赶紧借来钱共投资了300多万。”来自河北石家庄的李先生至今都无法相信那只是一场骗局。

2011年,盛世富邦法定代表人孙洪生亲自接待了李先生等40多位投资者,并介绍和考察了四个项目和一个房地产项目,即天津恒通电器、天津泰丰德旺电子公司、天津市中艺玩具公司、天津富山物流公司和蓟县某高档生态别墅项目。

根据工商注册资料,这四个项目中,前三家的法定代表人就是孙洪生本人,另一家则是刘广林,这并不能作为PE基金的投资项目。

李先生也承认,“有两家没进去,因为不是上班时间;另外两家进去了,有工人在作业,但只是转了一圈,没有和工人交流。”

据一位长期跟踪盛世重光的投资者介绍,四家公司基本都是空壳,现在已经人去楼空。而投资者看到的地产项目是天津市圣光房地产公司的“蓟县·圣世宫”别墅项目,与盛世富邦并无关系。

2012年3月,刘广林、方兰等先后被警方控制。

10亿投资谁买单?

目前,投资者自发对全国各地的有类似经历的投资者进行了粗略统计,包括姓名、电话、身份证、投资公司及金额等。

据石家庄双依维权团队负责人介绍,四个多月来,共统计了涉及23个省市(主要是河南、河北、山东三省),包括30多家PE机构的4593份合同,投资者人数超过1万人,投资金额近10亿(98992.59万元)。

但上述数据尚未得到官方核实。

目前该统计已暂停,“虽然没有官方权威数据,但大家都是自愿画押、实名登记。”该负责人称。

从其他媒体的公开报道来看,包括文中提及的PE机构等十多家机构已被立案调查。但记者从多位投资者处核实,目前仅有2010年3月最早被调查的天凯投资返还了投资者部分本金。

多位天凯投资者告诉记者,天凯投资分两次返还,2011年下半年返还本金的20%,2012年6月再返40.02%,合计60.02%,“但其他公司的本金都至今未见返还”。

本报记者多次致电上述案件的两位专案组负责人,询问目前案件进展情况,但均表示不方便透露,并将记者的采访问题提交至天津市处置非法集资办公室(下称“天津处非办”)宣传部,但截至记者发稿尚未接到回复。

本报记者致电天津市银监会公布的天津处非办主要负责人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

而据一位接近天津处非办的人士介绍,案件推进很难主要有五个方面的原因:首先涉及人员比较多,很多仍在统计中,立案调查也需要时间,如此前已经解决的天凯投资最近仍不断有投资者来找;其次,处非办公室人员不足,部分还是从其他部门抽调过来的,甚至包括行业协会。

此外,很多中间代理人都曾获利,这部分收益如何处理目前尚难确定;即使追缴回来资金,但是肯定是有缺口的,如何向投资人分配同样是个难题;而最艰难的环节是,这类PE活动大部分在天津外,跨地调查取证实际操作难度很大。

而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案组人士表示,“相关部门正在努力侦查案件,难度确实很大,追缴回来的资金计划将按比例返还给投资人。”

日前,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负责人杜金富曾表示,防范、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是要标本兼治,一方面要靠严厉打击,另一方面要加强防范,强化日常监测预警,特别是加强宣传教育引导,使社会公众形成“理性投资、风险自担”的理念。

兰州女性白癜风患者要正确护理皮肤

如何预防前列腺痛效果好下面内容让你了解

儿童白癜风患病高发的诱因

青岛治疗排卵异常的费用有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