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瞬间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个神秘的女子-【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1:43:16 阅读: 来源:瞬间胶厂家

民国初年

夜半三更,月亮半明半暗的藏在一团乌云之中。

长长的走廊上响起了幽幽的脚步声,一步步的踏在木板上,好像紧扣着人心……推拉的屏风门吱呀一声被拉开,苏水月执着一盏灯走了进来。

都不记得有多久没睡上一个安稳觉了,每次才刚一闭眼就做起了噩梦,这么多年了,似乎所有的事情全都忘了,只有这梦始终如影随形……苏水月无奈的摇摇头,点亮了房子里的油灯。

这是一间不小的屋子,前半部分有一张整根树根雕成的木桌,上面放着茶具,摆放的很有章法。屋子的中间是一个陈旧的柜台,后面便是几个大大的看不出材质的木架子,上面堆放的是一些绣品,成衣呀、手帕呀、被面什么的,难得的是上面的花儿无一不是栩栩如生的。

苏水月走到了柜台后面的一个小小的绣台前,在香炉中加了一把檀香屑,浓重的香气合着烟雾弥散开来,让她紧皱着的眉头略略舒了一下。

反正也是睡不着,水月索性坐在了绣墩上,拈起一根针,绣起了早上未绣完的鸳鸯……浑然不知外面的天亮了再暗。

走了一天,段皓的腿都有些酸了,却还是没能找到小云嘴里所说的水月绣坊。

想想小云也的确是有些无理取闹,眼看着婚礼在即,竟然会无端端为了礼服而推迟婚期。

“你看看雯雯旗袍上的那朵花,比我的好多了,她是伴娘,这样一来我的风头不全都被抢光了。”

“你穿什么都好看……”段皓无奈的哄着。

“你呀,就是不懂。”小云戳戳段皓的额头:“我们俩从小一块儿长大,素来是什么都比的,如今我嫁人怎么能被她比下去。总之一句话,找不到更好的,那咱们的婚礼也不用办了。”小云倒是气鼓鼓的走了。

段皓一向都对她没什么办法,只有出去找这更美的花,幸好倒是雯雯没为难他,爽快的叫他去找这家水月绣坊。

天蒙蒙黑了,段皓有些绝望的穿梭在一条古老的巷子里,低着头前行,突然觉得头顶有一缕昏黄的烛光,抬头看了一眼,不由得惊喜。

原来发出昏黄灯光的小小店面挂着一块牌匾,上面正是端端正正的写着“水月绣坊”四个大字。

段皓心中一喜,快步走进了绣坊。

“请问……”半天也没看到人,只好开口问道。

“什么事?”一张脸无声的出现在了柜台后面,突然之间倒是吓了段皓一跳,定眼细看,却是一个女子,要说五官倒也算是精致,整张脸却是半透明的,只染上了灯光蜡黄的颜色,除了薄薄的皮肤之下泛着一点淡青的血管,竟然好像没有一丝自己的色彩,横亘在颊边的一道长疤,生生的让她看起来有几分可怖……

“先生?”见来人半天也不说话,水月皱了眉头,小声唤道。

“恩?”段皓回过神来,想着看了人家姑娘半晌,自己倒不好意思起来,红了脸道:“请问这里可是苏水月小姐的绣坊?”

看着她的样子,水月无端的觉得快乐起来,青涩的男子,微微发红的脸,轻轻的吐出一句:“请问月……”猛地摇摇头,水月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想到这些,握着胸前挂着的小巧冰冷的琉璃略平静了下,方道:“我便是苏水月,先生需要什么?”

“哦。”段皓忙道:“我的未婚妻想要一套嫁衣。”

“嫁衣?”水月轻轻扣着木制的台面:“这要制成什么花样……”

“哦,不……”段皓打断道:“婚礼已近了,我想问有没有成衣?”

“成衣?”水月站了起来,单薄的身子就像一个纸片,松松的挂着纯白的旗袍。

当她走近之时,段皓似乎突然看见她手中一直握着的琉璃发起了光,再细看时却无异样,只是苏水月已然带上了笑容。

“先生,成衣倒有一套,只是样式老了,不知……”

“好好,我赶着要,劳烦苏小姐了。”

水月笑笑,从柜子下面取出了一个纸包,小心翼翼的打开层层包着的纸,段皓只觉眼前一亮。

其实包裹中也没什么别的,只是一个红缎盖头,倒是上面绣的花儿灵动的紧。花样是百蝶穿花的,难得的是小小的方寸之地竟然容纳下那么多的小巧蝴蝶。一丛牡丹开得娇艳,数百只蝴蝶穿梭其中,段皓竟然似乎能够感受到蝴蝶翅膀煽起的轻轻的风。线色是鲜艳的,却不失雅致,竟不像是用来穿戴的东西,而是要镶在镜框里挂在墙上的艺术品。

“您看这个如何?”苏水月问道。

“很好。”段皓略微显得有些激动。“苏小姐可以将嫁衣整套拿出来吗?”

“这个啊!”苏水月倒是不急了,走到柜台外面,从根雕的小桌上提壶倒了一杯茶递给了段皓。“看先生如此着急,想必也有些缘故吧。”

“这……”对于小云的任性,段皓有些难以启齿。没想到水月倒是不再追问,了然的一笑道:“既然如此,先生何不让本人先看一下呢。”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这东西自绣出来就在我身边,也有了些感情,若是被人喜欢也算是造化,若是不喜欢就让它继续留在我身边吧。”

“这个……”段皓怔了一下,道:“应该的,应该的,那我就先拿这个回去给她看看。”

水月淡淡一笑,帮忙将盖头用纸细细的包好交到了他手中,看着他走出绣坊,隐没在夜色之中。

“苏水月,你违誓……”绣坊里的灯光更加昏暗,水月的身后出现了一个淡淡的黑影。

“哦?我如何违誓?”身后突然出现诡异的黑影,她倒是安置若素,悠悠的走到桌旁坐下,端起茶杯轻抿一口。

“你答应过我要替我们报仇的,你答应要将我们送到她身边的,你……”

随着黑影的声音越来越高,水月胸前的琉璃也突然间光芒大盛了起来。

“不要急……不要急……”她急忙放下茶杯握住了琉璃,柔柔的细语道:“就是她了,她跑不了……”

正文二

“漂亮吗?”小云爱不释手的捧着那块鲜红鲜红的盖头,自从段皓把它拿出来之后,她的眼光似乎就再没有离开过。

“恩。”小丫鬟使劲的点着头,她算是服了,本来以为自己就是周家最巧的丫鬟了,能绣出最美的花,可看到这块盖头后,她才知道什么是栩栩如生,难怪小姐这么喜欢,随着她的手一下下的动,蝴蝶仿佛就要振翅飞起,破图而出。

“还没看够啊。”周老爷拄了拐笑笑的走进来:“早点睡吧,明天不是约好和段皓一起去看这套嫁衣吗?”

“爸爸。”小云欢乐的跑上前挽住了父亲的胳膊:“要说这东西是成衣又是这么老的样式,我应该不喜欢的。可我好像跟它是前世的缘分,一看到就没来由的喜欢了起来。”

“你喜欢就好。”周老爷慈祥的拍拍爱女的手:“下次别再这样任性了,当心有一天段皓不要你。”

“他敢!”小云微瞪了秀目娇嗔,注意力却又瞬间转移开来,挽着父亲细细盘算着:“我要叫人重新为我的婚礼计划,我要完全按照咱们的传统来,那些人不是都喜欢西洋的东西吗?我偏偏要不一样……”

计划新的首饰和婚礼流程又让小云忙了半天,抬头看看座钟,发现时间真的不早了,伸伸懒腰,一阵倦意就袭了来。

“小姐,早点睡吧,明天还要早起。”丫鬟提醒道,拿起小云手边盖头打算收好。

“别动……”小云突然道,吓的丫鬟手一颤,红绸便飘落在地上。

“你怎么搞的……”不等丫鬟反应,小云已抢上前去将盖头抓在手中,不耐烦的挥着手道:“下去下去……”说着也不再理她,自己将红绸小心的折好,放在枕头边上,看着上面的百余只小蝴蝶,迷迷糊糊的睡了去。

“小蝶……小蝶……”半梦半醒之间听得有人在叫自己,小云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一睁眼,面前竟然是一片花海,遮天盖地的花儿中间穿梭着成群的彩蝶,艳艳的煞是好看。

骨关节炎靶向注射干细胞让您告别关节疼痛

膝关节退行性病变细胞疗法有效愈合率

杭州妇科医院杭州人流手术医院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