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瞬间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武林沉沦第37章苍天饶过谁

发布时间:2021-01-22 03:14:31 阅读: 来源:瞬间胶厂家

第三十七章:苍天饶过谁?

高达:青云门首徒,武林十青之三!

林动:中州大侠遗孤,青云门掌门之徒,青云门剑法最强的弟子,高达的师

弟,武林十青之五!

凌清竹:四大家族中的江南凌氏大族凌家千金,武林新生代十青之六!

花染衣:武林八老『琴棋书画,诗酒花药』花老独传女弟子,武林新生代十

青之末!

丁剑:惜花双奇之一,极乐教遗老。

张威:唐门三少爷,乃唐门外姓弟子!高达未来岳父!

李茉:峨嵋派一支花,张威的妻子,北财神赵嘉仁年轻时的初恋,江湖上人

称『碧波仙子』,人如外名胸很大,是苗女!

张墨桐:张威的女儿,唐门小娇花,高达未过门的妻子!

朱竹清:天山派凌云凤的弟子,江湖上人称『玉罗刹』,曾统率群侠抗击倭

寇,巾帼不让须眉,是武林中新一代最出名的女侠!

赵嘉仁:北财神,开封城内一手遮天的大人物,江湖上人送『孟尝君』,拥

有着庞大的江湖人脉。

赵薇;北财神之女,心比天高,花染衣的总角之交!

黄佑隆;武林四少,四大家族的黄家的江湖上代言人,赵薇未过门的上门女

婿!高达救命恩人!

彩衣:黄佑隆最后的贴身脾女,受赵薇排斥,后送给高达。

佟冬儿:名震天下的三大神捕中佟林与林雁儿的次女,女承母业,人称『小

神捕』!

郑毅、沈红玉:天剑老人的关门弟子,自青梅竹马,是江湖上一对让人羡慕

的侠侣,人称『烟霞剑侣』

花千方;花家二当家,花染衣之父

云韵:二十年前名江湖的『离恨阁』高足『大小飞天』云氏姐妹中的『小飞

天』,花千方之妻,花染衣之母!

云裳:二十年前名江湖的『离恨阁』高足『大小飞天』云氏姐妹中的『大飞

天』,武林四大世家皇甫世家皇甫卓之妻,云韵的姐姐!

月季、杜鹃;花染衣的贴身丫环!

……………… ………………

………………

正文

花染衣之父看着高达的画像说道:「嗯,长得不赖嘛?但比起为父年轻的时

候,还是差了不少,可也是人中龙凤了,值得我们连夜从『丹枫谷』你云裳姨娘

处赶来,你云裳姨娘还责怪我们走得勿忙呢!」

「自然啦!爹爹年轻的时候,可是把娘亲这位『离恨阁』女高足娶回家的,

自然长得玉树临风,一表人材了。对了,娘亲跟云裳姨娘年轻时江湖上送她们的

外号是啥,女儿有点忘记了。」

花染衣的父亲谈起年轻之事,十分自豪:「真是不孝女儿,这样都能不记住。

你娘亲年轻时与她姐姐云裳是『离恨阁』名震江湖的两大高足,江湖上人称

『大小飞天』云裳与云韵,你爹爹凭着一身过人之艺,使了几手段就获得了你娘

芳心的。」

「前辈竟是『小飞天』云韵?!」听到这话,床底下高达顿时傻了眼。『大

小飞天』云氏姐妹,据闻乃是在二十多年前与水月师叔齐名的女侠,她俩姐妹

『双剑合壁』可谓打遍江湖无敌手,最震惊的江湖的事便是,二姝以十八龄为父

报仇,诛杀了兵器谱上『剑』之列第五『黑白墨剑』之主玄翦,之后她俩姐妹又

一度诛杀数名黑道上响当当的人物,还配合三大神捕破了当年震惊天下白莲教造

反大案。

风头之盛,一时间盖过江湖上所有的英雄豪杰,一度成为当年江湖上最热门

话题,那时江湖上有好事者传开这一句话,『平生不识双飞天,便称英雄也枉然』!

足见二姝当年名头之响甚。二姝后来的结局也跟着『离恨阁』历代女弟子一

般,慢慢淡出了江湖了,要么是嫁人,要么是在『离恨阁』中终老,大姐『大飞

天』云裳嫁给武林四大世家中皇甫世家,成为当今皇甫世家家主皇甫卓之妻。

而『小飞天』云韵则是行踪成迷,传闻她所嫁之人并非江湖中人,所以『离

恨阁』并没有对面透露其的踪迹。现在看来传言所属,云韵嫁入花家,选择相夫

教子过起退隐的生活。『八小家族』的并不是江湖之人,即使在江湖上偶尔出现

几个『八小家族』的人物,他们也是十分之低调行事,像花染衣这样名入武林十

青之末已经是很破例了,为弟子日后不受江湖恩怨所扰,『离恨阁』没有公布云

韵所嫁何人也属正常。

现在高达忽然有一种上天对自己不薄的想法,不单止让自己能娶到当年名震

江湖『小飞天』的女儿,现在竟然还将『小飞天』给上了,就算当下死了也觉得

值啊。再看着外面花夫人的丈夫,自己竟然就在他旁边奸淫着他的妻子,高达又

害怕又是刺激,一种从来没有过凌辱快感涌上心头,兴奋地让他呼吸也有点困难,

一种让他窒息的快感涌上心头来,升高的体温使得一股又一股大汗冒出来。

床底下空间不小,却因为两人连体分开,两具肉体正死死交缠在一起,在这

种酷暑的天气自然是热得大汗淋漓,而且高达还穿着上衣在身,身上汗味自然更

加之浓烈。闻着如此浓重男性汗味,对于正在忍受住着快感,努力不使自己沉迷

的『小飞天』云韵,简直是致命的一击,如同往大火上浇油一般,只把云韵的欲

火烧得更旺,几欲没顶!

云韵感觉到高达开始急速上升的体温,身体上不断传出阵阵男性汗味,神情

开始迷醉,绷紧的小穴里不断地涌出了玉液,舒缓了缩阴带来的麻木感,开始能

感受到插进小穴里那根肉棒的雄伟与火热,硕大的龟头正正顶在花心之,如同一

块烧焦的木碳般不炙伤着脆弱的花心,使得云韵玉体不停地开始扭动,以此来缓

解。

可谁想到由于高达的不懈努力按摩,她的小穴已经开始松软起来,这一扭动

反而使得肉棒在里面轻微的蠕动起来,空间甚小,动作不大,却给两人带来无可

言语的快感。

「呼呼……」云韵身下的高达本也是欲火焚身之中,被她这般扭动给肉棒带

来磨擦与刺激,使得其也是血脉喷胀,张大嘴巴喘着粗气,不管不顾地将插进菊

花中手指加到了两根之多,中指与无名指一起狂野地抽插起来,幸好前戏做了十

足,菊穴也是云韵的敏感点之一,先前一根手指轻抽细插已经使菊穴中产生不少

的肠油,高达这才没有使到云韵受伤。

「嗯嗯……」身为敏感点的菊穴第一次被异物插入,那一份刺激感使得云韵

差一点要疯掉一般,银牙死死咬住高达的衣服几乎都快要咬破了,但是实在太过

强烈了,后庭狂野两根手指与前面那根巨大肉棒就隔着一层薄皮抽动着,那层皮

薄得很,手指在抽插的过程中意外地带动云韵玉臀前后移动,恰好让本以松动小

穴的肉棒产生轻微的前后移动,动作虽慢却是跟抽插并没有两致。

快感越来越强烈,小穴里越来越湿润,肉棒在小穴移动的距离也越来越长,

一寸,两寸,三寸……七寸,到最后仅仅余一个龟头尚在小穴内,再慢慢地插回

来,云韵的缩阴之危已经完全解下来。然而床底下的两人却是完全沉醉在交欢之

中,谁也没想去理会这件事。

尤其是当事者云韵,手指与大肉棒在前后两穴轻轻抽插着,那感觉上就像是

手指与肉棒一起插在那敏感的花心上头,尤其抽动之间彼此磨擦,互动之间带给

肌肤的刺激更强烈;尤其当它们一起攻到深处时,把花心胀得更是满足,那种将

要爆裂的刺激。她现在只想着小穴里的肉棒插得更深一点,后庭的手指能再粗一

点,哪里有空理会这个,一心只想着快乐来得更猛烈一起……

……………… ……………… ………………

就在床底下那对姑婿陷入忘我无声交欢中时,花染衣之父已经将高达画像品

头论足完了,他忽然严肃起来说道:「衣儿,你真的很爱这个小子吗?即使只做

个平妻也愿意?」

花染衣见父亲说得认真,也收起笑容正色道:「他是第一次真正在乎染衣,

与爱染衣之人,而且他答应染衣,日后虽是平妻之名,却以正妻之礼待染衣,而

且向染衣承诺会用上三书六礼、八人大桥娶染衣过门的。」

「嗯!他如果真能做这个地步,名份一事可暂放。但是他知道,衣儿这段时

间所作所为?如果衣儿是欺瞒他的话,日后恐怕只是一场悲剧!以咱花家的势力,

衣儿想嫁个好人家很容易,再不济也可学着衣儿的闺友赵薇一样,招个上门女婿!」

花染衣满脸甜蜜地说道:「他知道,他跟染衣说:他不在乎染衣的过去,他

只在乎染衣的未来只属于他一人。」

「哪就好,哪就好!如果他真的做到,为父也愿意将女儿交托给他。但他是

否是说真话,还得为父见过他本人才知道。」

「爹爹!女儿相信他,你们见到他也一样会相信他的。」

「希望如此!但是就算如此,为父也不希望他这么容易将认衣儿娶走,不为

难他一下,他是不会懂得珍惜衣儿的。」

「爹爹!你就不要为难他好吗?」

「这样是为你好,衣儿!」

「哼!女儿猜想肯定是爹爹当年为了娶娘被为难了,所以怀恨在心!」

「哎哟,衣儿,你在哪听来胡言乱语,为父什么时候被你娘亲为难了?为父

当年在江湖上可有着『枫柚主人』之称的花千方,『枫岫兮筠岭,兰畹兮芝田』!

可是一名绝世美男啊!你娘本第一眼见到为父就被征服了,是她倒追为父,

吵着闹着要嫁给为父的。」

「呵呵,真的?为什么娘亲说当年父亲对她死缠烂打,在『离恨阁』的丹霞

仙峰的山脚下一守就是两年啊?」

「胡说,那为父被丹霞仙峰的美景所吸引,在那留恋忘返而已,你娘有空就

偷偷下出来偷看为父!」

「真的?可女儿听到的版本,可不是这样的啊!爹爹,不如多说一些给女儿

听听!」

「好吧,为了纠正衣儿错误的历史观,为父就花点时间给说下吧,咳咳…

…」花千方轻咳几声,润下了嗓子开始向花染衣细述他当年与云韵的交往情

事,说得天花乱坠,大意都是当年『小飞天』云韵是如何倒追他的……

………………

……………… ………………

床底下的云韵越听脸上越是怒意,这个该老鬼,居然如此厚颜无耻地在女儿

面前颠倒当年的真相。当年他对自己死缠烂打了两年,软磨烂泡,自己见他可怜,

才免为其难下嫁于他。

现在倒好居然在女儿面前逞英雄,芳心一气之下,只见云韵一双玉手撑在高

达头部两侧,撑起上半身,雪白高跷的玉臀开始扭动起来迎合高达的奸淫,这一

迎合两人的快感直上升好几个层次,肉棒越插越深,不断地轰击着子宫口,最后

高达与云韵配合发力,巨大龟头直接破入从来没有过来者的子宫深处,而后庭中

的两根手指也尽根而入。

子宫内、直肠中承受粗大异物带来的冲击和压倒感,无法抗拒且地逐渐变大,

以往她丈夫花千方的肉棒只正常男人的水平,仅仅只能达到花心,那里像这次被

女婿直接破入子宫内。一股从来没有过绝顶的快感,使云韵好像要窒息一般,双

眼都开始发黑,整个人像是死一般,喉咙发干,忍不住想放声高叫,只得将旁边

高达的裤子拿来咬在嘴里,方才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但是高达那充满年轻生命力的大肉棒依然正在无礼地抽动,全身一分一秒的

在燃烧,她淹溺在快感的波涛中,粗挺火热的肉棒加速抽送,滚烫的龟头每一下

都温柔而不失有力地戳进韵云娇嫩的子宫深处,被蜜汁充份滋润的花肉死死地紧

紧箍夹住肉棒,激烈的快感告诉她,要死了!要死了!

更要命的是,自己纱衣下的肚兜被女婿认为碍事,被他粗鲁脱下去,并且一

手塞进自己怀中,雪白的玉乳在空气中跳啊,跳啊,粉丝娇艳的珍珠发硬胀疼,

被善解人意的女婿一口含在嘴里,又咬又吸,两只玉乳轮着来绝对让任何一只有

不公待遇。

云韵被小穴,菊穴,玉乳三重快感冲突下,成熟美艳的身子剧烈的痉挛着,

双手一软跌躺在高达,硕大的玉乳将高达的脸埋在其中,一股潮热黏稠的阴精从

成熟的子宫里喷洒而出,如同激流一般冲刷着高达巨大的龟头,一双玉手死命地

抱着高达头部,十指深深陷入其头发之中。

「呼呼……」龟头上激烈刺激感,云韵扯动头发产生痛感,使得高达又爽又

痛也忍不住想发出声音来,呼吸急燥之极,两人这一翻动作产生不小声响。幸好

花染衣父女两人,一个正沉醉在吹嘘之中,一个正在细心寻找父母所说的两个故

事不同之处,时不时质疑几句,弄得其父有些应接不瑕,戏笑之声从来没停过,

这点小动静自然没有发现。

床底下的云韵高潮渲泄后,慷懒地瘫趴在高达之身上喘息,有些气喘吁吁了,

纵然她身材曼妙无比,身体轻得像一根羽毛,可她还是被这些没顶的快感弄得疲

累不堞。即使停了下来,一波波的快感如潮水般接踵而来,粗大的龟头上的棱角

随着小穴抽搐而磨擦娇嫩的小穴肉壁,巨大刺激险险再次淹没了有些失神的云韵,

她使了很大劲才勉强稳住心神……

比起岳母云韵使大力气稳住心神,身为女婿的高达即舒快多了。由于他的肉

棒太过巨大,撑得整个小穴都紧紧的,所以云韵高潮所泄之阴精,连同一丝的液

体也流不出来,全涌挤在了狭小的阴道中,更有些还倒流回子宫,又给了她另一

种异样的感受,而肉棒阳物泡在温暖的液体中的舒爽感觉,以及一波波前冲的压

力实在另高达回味无穷……

……………… ……………… ………………

「好了,爹爹。你的故事真烂,一点逻辑性都没有!女儿听闻『离恨阁』女

弟子若有心上人想出嫁,师门是绝对不会为难的。相反外界男子想追求『离恨阁』

的女弟子,而女弟子犹豫不决时,方要经受其师门考验,如果是娘亲倒追爹爹,

爹爹又怎么会经历『离恨阁』十重考验呢?」

花染衣听着花千方诉说的故事,对比母亲所说的故事漏洞百出,例如既然是

娘亲倒追父亲的,为何花千方又要『离恨阁』接受娘亲的师父十重考验呢?诸如

此类事情还有许多,她直觉告诉她,父亲在说谎!

「呵呵……也罢了。」花千方见谎言被揭穿,一阵尴尬只得说道:「高达那

小子,到底去哪里了。阿韵是不是考的难题是不是太过刁钻,把哪小子给难住了

啊,咱们去找找看吧!」

高达终是花染衣此刻的死穴,花千方轻易举地成功转移女儿的焦点:「也是

啊!差点忘了此事,时间都过了这么久了,咱们得去找娘亲了。」

「哪咱们到外面找找吧……」

「爹爹,家里这么大,咱们到哪里找啊!」

「发动下人找下吧……」

花染衣父女的谈话声慢慢从楼阁里转移外面了,两人慢慢离开了此地。一直

运足内功潜听着花染衣父女声响的高达终舒一口气,确认他们远远离楼阁后,对

着岳母大人云韵说道:「花夫人,他们终于走远了?」

「嗯……这里面太热了,咱们外面继续,争取早点把它拿出来。」高潮中的

云韵微微点头,床底下虽然隐密,却也是把两人热得全身大汗了,加上刚才一翻

刺激的交欢,此刻的两人如同掉进水里一般,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干的地方,沾答

答的汗液十分之难受。

「明白,前辈!」高达下身死抵着云韵的下身,生怕地自己肉棒从小穴脱出

来,此时两人皆知缩阴之危已去,无奈刚才的一翻夫前偷情(妻前偷情)已把两

人欲望刺激至高点,纵使刚刚高潮一翻也难解两人焚身之欲火,两不约而同地对

此事选择沉默了,将错就错吧!

「凉爽多了!」两人从床底下钻出来,一股凉风吹过爽得两人忍不住舒服出

声来。高达顺着将岳母大人云韵放到床上,而是局困于床底得不伸展的云韵,也

十分享受大床的舒适,在床上连连施展手脚。

然而他们谁也没想到,正是这一个放下来的动作,过高大的大床让高达无法

一同躺到床,使得云韵脱离了高达的怀抱,原本插在小穴的大肉棒也『波』一声

从中脱中,积压在小穴里面的阴精与玉液汩汩流出来。

「啊……」两人都呆住了,先前两人明知缩阴危机已经过去,可沉沦欲海的

两人谁也没有点明,继续自欺欺人沉沦着。当下肉棒脱离小穴,便使得两人不得

不面对现实,但是心中燃烧着的那把欲火,却是不能这么轻易浇熄。

高达先是呆呆地看了自己那根沾满玉液的肉棒,再顺着云韵的脚踝、小腿、

大腿一路看上去,看到的是云韵高高隆起在小腹下端的小穴。白嫩的肌肤上乌黑

发亮的阴毛。中间的阴阜向外微隆,两片滑嫩的阴唇,高高突起。雪白的大腿内

侧和粉红的小穴周围,早已浸满了乳白色的淫液,两片粉红色的阴唇鼓突分裂开

来,淫荡的向两边分开,形成一道嫣红的溪沟。

视线缓缓上移,高耸丰满的玉乳,坚挺发硬的珍珠,欺霜赛雪的肌肤,美曼

的脖子。高达眼神最终留在云韵的脸上,那一张与花染衣有着九成相似的脸庞上,

他发现对方也在死死盯着自己那根驴根大小肉棒发呆,似是在惊呼刚才这样的巨

物插进自己娇嫩的小穴中,眼神之中充满了欲念,可慢慢有一丝恨意充斥其中,

而且越来越浓。

高达暗暗觉得不妥,心想岳母大人以后非恨死自己不可,慌乱之中忽然想起

当日丁剑与他一起奸淫李茉时说过的一句话:「那天你要是把她操爽了,她还会恨你

吗?」

「拼了!」高达一咬牙,故作站立不稳,身子向云韵身上压下去,双手撑开

云韵雪白性感的玉腿,肉棒对小穴而下,硕大的龟头顺着黏稠淫液直插到云韵湿

润温厚的花径中,并迅速撑开阴唇,径直刺入湿滑紧密的肉缝深处,直至肉棒全

根尽没。

「啊!对不起,花夫人,晚辈是一个不小心脚滑,哎哟,夫人,你那里又把

晚辈的小兄弟夹住……」

「好大啊!好粗啊!」云韵被高达粗大肉棒插入小穴,那股撑满的舒畅感一

下子爽得她十只脚趾张开来。而且玉躯被男人压住的感觉太美妙了,一双修长玉

腿条件反射般地夹紧、环在高达的腰部,眉开眼笑地说道:「你这个混小子怎么

这么不小心啊,又把妾身哪里吓得『缩起来』,还不快快为妾身弄开,另外不要

在床上做,妾身不想弄脏床单。」

「老淫贼诚我不欺啊!」高达见到岳母大人云韵眉角含春,情知自己这个举

动做对了,提着的心放到了肚子里。另外他也有点不敢在花染衣的床上操她的娘

亲,那感觉实太罪恶了。「晚辈听从夫人的吩付!」高达一下子将她从床上抱起,

双手托着她的玉臀,将肉棒用力地往上一挺,一下子大肉棒就深深的直抵云韵的

花心,一丝空隙也不留。

云韵被高达抱起,腰肢悬空,急搂着高达的脖子扭动着玉臀迎合,双脚紧紧

缠着高达的腰,使高达的肉棒和她的小穴间一丝空隙都没有。由于被抱着的关系,

云韵的视线正好在房间里梳妆台的铜镜上,她看到了自己穿着一件透明纱衣,如

同一猴子挂在一个男子身上进行激烈交欢,挺乳抛臀,玉臀不断回转迎合着男人

抽插,那样子实在是太淫荡,云韵又羞又刺激,动作越发狂乱,她开始扒扯高达

的衣服起来。

很快高达身上的衣服被她一扒而光,露出让女性沉醉的结实肌肉。云韵一双

玉手情不自禁地摸上了高达的胸肌与八块腹肌,这样的男性身材是她文秀商人丈

夫没有的,她越摸越爱,同时也刺激着高达的兽性。他俩疯狂缠绵,跨下的大肉

棒和小穴不断起落、扭摇着……

此时,他们只是享受着男欢女爱肉欲快感的肉虫,两条忘形的交媾着的肉虫,

他们早已忘记了两人之身份,忘记了正在外面寻找他们的花染衣父女,所有的一

切早已经被忘记得一干二净。高达再次把云韵抱得紧紧的,胸膛压着她那对肥美

洁白的玉乳,软中带硬、弹性十足。大肉棒插在又暖又紧的小穴里舒畅极了,欲

焰炽的高达,大起大落的狂插猛抽、次次入肉,插得云韵的花心乱颤。

「好粗的肉棒……太棒了……插妾身……啊……啊……啊……啊……啊…

…啊……啊……妾身……啊……啊……」云韵终于开始了淫浪地哼叫,玉臀

拼命挺耸去配合高达的抽插,小穴内淫水一泄而出,连高达的阴毛也打湿了。

在床边以站姿抽插了一刻多钟,高达再也忍不住那张大床的诱惑,心中一把

声音对自己说,把她放在床上面,放在床上面。负罪感又如何,既然已经把岳母

给操了,何必还有顾忌这么久。

一咬牙,高达将云韵的玉臀再次放到了床边边缘。依然被抽插着的云韵顺势

半躺在宽阔的床上,同时她也发现了自己躺在了女儿的床上,与女儿的未来夫婿

激烈交欢着,一股负罪感直涌心头,却同又有一股万分刺激的快感涌上来,眼睛

细眯着就剩一条缝隙,露出了害怕却又春情荡漾的表情。

高达将她的一双玉腿抱起曲拆在双臂上,使得玉臀高高跷起来,让她的小穴

能更深地容纳着自己的大肉棒。然后双手按在床缘上,慢慢的调整姿势,再次用

力地急速插入,每次都深入到云韵花心里。每当大肉棒一进一出,云韵小穴内鲜

红的柔润嫩肉也随着肉棒的抽插翻出翻进。

「嗯……你顶到妾身的子宫了……好爽……啊……」

高达一边用力抽出插入,一边旋转着臀部使得大龟头在小穴里频频研磨着云

韵嫩肉,大肉棒在那一张一合的小内里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干得云韵娇喘如

牛、媚眼如丝,快感使她抽搐着、痉挛着,张开大腿,腹部蠕动着嫩穴,就像一

个淫荡的妓女,发出淫荡的喘息声,迎向高达的狂插。淫水直流,顺着肥臀把床

单湿了一大片。

「啊……啊……好舒服……好美……快……快……动……动……啊……妾身

要……好女婿……的……大肉棒……用力……插妾身……插妾身的骚穴……好

……好……痒啊……恩……恩……啊……」

高达听到云韵叫自己女婿,本来就已经非常粗壮的阳物变得更加的庞大。他

此时发现岳母大人小穴的一个奇特之处,女子的小穴通常会随着兴奋激昂性欲,

小穴从而变得修长起来,但岳母云韵却相反,她的情欲越是高涨,小穴反而变短

了。这使得高达在抽出的时候,只要不是抽出一半以上,还可以留下敏感的龟头

在宽敞的子宫内继续享受磨擦的快感。

云韵被刺激得几乎要崩溃了,她完全可以从自己身体的感觉感受到娇嫩的子

宫口被粗长的阳物一直撑着,不让其有闭合的机会,不管是抽出还是插入,都带

给她极大快感。幼小的子宫口的伸缩性另她自己也感到吃惊,它一直紧紧的圈着

肉棒的中部,像一只在小穴内的小手般紧紧地箍着深深闯入她体内的肉棒。

「啊啊……妾身要泄了……」不仅如此,由于肉棒一直没有离开子宫,引发

的快感也如潮水般连续不断,而且是三重的快感,一波由子宫传来,一波由子宫

口传来,一波则是由细嫩的小穴壁肉所传来。如此强烈的感受又岂是任何女人可

以抗拒的?顿时,云韵再次如山洪暴发般地大泄而出。

一股滚烫的阴精从云韵的子宫直冲而出,烫得高达的龟头舒服不已。高达感

到龟头被大量热流冲激得一阵舒畅,紧接着背脊一阵酸麻,肉棒在岳母大人的小

穴里火热地跳动着,感受着岳母大人那因为高潮到来而缩紧的小穴的吸力,一股

滚烫的阳精,猛地射了出来,充满了整个子宫。

「呼呼……」射完精后,高达喘着粗气抱起岳母大人移躺到大床上交缠地躺

着竭息,经历了好几个女人又经历丁剑的教导,他深知女人在高潮之后需要男人

拥抱与温存,误奸在岳母云韵在先,如果不安慰好她,只怕对方会恨上加恨。

「啊……」果然,这样的拥抱使得云韵舒服之极,高潮无力的胴体最需要的

就是这种有力的拥抱,樱桃小嘴轻呼一声,星目微闭尽情享受着欢爱的高潮。

高达见到她鲜红的樱桃小嘴,忍不住一口含住,大舌头伸过去撬开牙前,将

她那甜美滑腻的香舌整个地吸了过来湿吻吮吸纠缠起来。云韵嘤咛一声,在高达

的怀里再度浑身酥软,不能自已,情不自禁地吞咽着他渡过来的口水和唾液。

「岳母大人,没有拒绝!」高达察觉到云韵香舌热情地回应着自己,心里唯

一的顾虑放下来,岳母大人肯与自己接吻,说明她至少并不讨厌自己。这使得原

本还插在小穴,尚未完全软下来的肉棒再次坚硬起来,他已经松开了与云韵激烈

的搂抱缠绵。

「小子,你想干什么?」察觉得高达的突然高开,云韵芳心一阵失落,睁开

眼睛一看,却发现高达已经下了床去,站立在床头的边缘上,那根驴子一般巨大

与粗长的肉棒,上面沾满了自己的玉液与阴精,正雄纠纠地指着自己的樱唇。

「晚辈……晚辈……」高达一时语塞,他原意是岳母大人给自己含下的,但

是两人的关系似乎没亲近到哪种程度,况且两人还是『姑婿』的关系。

「小子,别得寸进尺了……」云韵毕竟是生过两个儿女的女人,也算得上经

验丰富,相公花千方与自己欢爱完后,每次都会让她为其清理肉棒,她也是乐在

其中。看到高达欲言欲止的神情,自然知道高达想干什么,着实把她气得不轻。

刚才还可以说迫得不以,现在自己要是给这小子含的话,岂不成了通奸?

话虽如此,云韵的美眸依然直视着眼前驴根一样肉棒,目光甚至没有闪开。

这小子还是人吗!是头种驴吧!他刚才刚刚射过精的,现在居然又硬着?看

着看着云韵控制不住下身迅速泛滥着,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驴根一样的大肉棒,

她除了见过相公花千方正常的男性肉棒和自己儿子稚童的肉棒,就是未来女婿高

达这一根了。而女人天生对男人的生殖器有种崇拜,云韵不禁产生一种自怜,要

是相公能像他一样大该多好啊!

高达见到云韵半天没有反应,只道对方生自己的气,有了先前的经验,他连

忙探手到岳母大人的玉胯小穴上,温柔地搓起那两片阴唇起来。大手覆盖住岳母

大人那微微隆起,有如小馒头般的花径小穴。粗糙的手指沿着她涨热的肉缝划动

着,突然把那颗黄豆般大小的阴蒂给剥了出来。同时先前射进去的阳精与被堵在

小穴里的阴精,也如因小穴口的撑开缓缓流了出来,沾湿花染衣的床单。

「啊,臭小子,妾身……饶不了你!」云韵如遭电击,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小穴内娇嫩的壁肉不自主地收缩,夹紧的是大胆火辣的陌生的手指。拼命想扭动

腰身也无法逃离,羞耻的小穴完全被女婿的大手温柔地占据了,云韵几乎已经无

法保持端庄的容颜,只得不停地咒骂着。

云韵虽然不停骂着自己,高达却感觉不到对方有半点怒意,而且岳母大人的

眼神中还有含羞带怨的神色。这使高达莫名之兴奋,原本的一根手指也加到两根,

并捏指剑学着肉棒一样抽插起来,粗糙的指肚摩擦嫩肉,指甲轻刮嫩壁。

「臭小子,有你这样……欺负岳母的女婿吗!嗯……」小穴被女婿恣情地玩

弄,花瓣被屈辱地撑开,挤压,火热粗大的手指插入柔若无骨的小穴的深处翻搅

肆虐,还以大拇指偷袭翘立的阴蒂。云韵下腹部不自主地抽搐了一下,不顾意志

的严禁屈服于淫威,阳精与阴精渗出的速度越快之加快,弄出一汪汪水浪声。

「啊,啊……好女婿,别这样玩妾身了,妾身想要了……要了……」下体传

来的激烈快感与让人羞愤欲绝的水渍声,再加眼前那根驴根一般肉棒,上面不时

散发出男人的气息与淫靡的味道,云韵刚消下去不少久欲念再次沸腾起来。

「遵命岳母大人!」云韵的求欢的词语虽然没有她女儿那样淫荡,但她所说

的每一个字都是充满了罪恶感,一股乱伦狂乱感充满了高达的心头,熊熊燃烧的

欲火,将他的理智全部焚毁。他粗鲁地将云韵拉到床边,让她上半身趴在床上,

一双玉腿吊拉在床缘边,使劲地分她的玉臀上的股肉,伸手在小穴掏来一手玉液

涂满小菊穴,腰身一用力,湿滑的肉棒整根插进岳母最后一个处女之地中。

虽说刚刚菊穴被高达的手指开发了,但是他那根巨棒远不是手指能比的,而

且云韵后庭花开又是第一次,疼得她像回到新婚之夜被花千方破处一般:「疼啊

……小子,你插错地方了,这个地方,妾身还是第一次啊!」

「岳母大人,对不起,晚辈马上抽出来!」高达先前用手指玩她的菊穴,见

她如痴如醉的样子,以为她经常与岳父大人玩后庭花开,所以一时兴起也走走后

庭,哪想到云韵居然是第一次啊!吓得他连忙想抽出来,结果只是云韵疼得更历

害!

云韵趴在床边痛得几欲哭出来:「小子,你别动,好疼啊!你要疼死妾身吗?」

「对不起,晚辈不动,不抽出来了。」高达见到自己又闯了祸,只好停下来,

俯身趴在云韵结白的玉背上,有丰富后庭经验的他,知道此时该尽快让女子动情

起来,只要动情了双方才能到享受后庭花开的快乐,于是一双手再次在云韵告之

自己敏感点活动起来。

玉体上最隐私的感敏点被女婿的大手侵袭着,云韵又羞又气,却又完全兴不

起排斥的念头,因为这些地方都是自己告诉他的,加上小坏蛋的撩情手段实在厉

害的要命,就算不是敏感点也抵挡不住,几乎是把快感一波又一波的带给了她,

令她逐渐的轻谈了菊穴开苞之痛,忍不住发出了风骚美妇人一样动情的呻吟声。

「岳母大人,晚辈动了一下好吗?」高达见状俯首到云韵的耳边轻轻说道,

缓缓地把驴根一样的肉棒在菊花里慢慢抽出,插入。用狗趴式的后背位缓慢抽插

起来,他左手下移来到云韵下身小穴,对着阴蒂不断刺激;右手则在她丰满的双

乳上把玩着,胯间一挺一挺地昂起巨根来回抽送。

「嗯嗯嗯……有你这样的女婿,妾身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啊!」云

韵发出了无意识的呻吟,菊穴毕竟是她的一个敏感点之一,在高达高明的调情下,

很快就能感到后庭的痛苦渐渐减弱、取而代之的是种酥麻舒适的感觉。这样干了

一刻钟后,云韵的小腹开始不停收缩,雪臀主动扭动着向上挺起迎合肉棒深入菊

穴,她已开始慢慢体会到了后庭之乐。

「好、好爽……那个地方……竟然会那么爽……妾……妾身……快不行了!

眼见岳母大人第一次菊穴开苞就学会享受后庭快乐,高达欣喜地加快了抽插

的力度和速度,双手握住云韵高翘的雪臀一下比一下迅猛地抽送起来。菊花开合

不休,括约肌一松一紧地箍着粗大肉棒,像鲤鱼嘴般吮啜,一吸一吐,连锁反应

下自然令高达抽送加剧,越战越勇,小腹和翘起的臀部不断互相碰撞,发出节奏

紧密的「辟啪辟啪」肉声。

云韵只觉得后庭的直肠都被那又粗又长的粗大肉棒充满,毫无空隙,加上一

出一入的抽送动作令直肠一鼓一瘪,身体从来没试过有如此感受,觉得又新鲜又

痛快,尤其是每当粗大肉棒力挺到底,龟头猛撞向深处那一瞬间,麻酥软齐来,

肉体让无法形容的感觉震撼得颤抖连番,灵魂也飞到九宵云外,只识得四肢发抖,

口中呜咽哀嗥,不停地把美臀摆动。

激烈的交欢持续了将近半个时辰,令人措手不及的高潮忽地再次降临,把他

们俩完全笼罩着,令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不停。高达连忙将肉棒从菊穴抽出来,

狠狠插前方那个空虚已久的小穴,狂暴地抽插了近百下,龟头突入子宫之中,滚

烫的阳精便似山洪爆发般将整个子宫注满。

「啊!烫死妾身了……」空虚的小穴包容着粗大肉棒,贪婪蠕动挤压不让其

离去,子宫完全张开承受着男人的滋润,岩浆般阳神的撞击在子宫壁的刹那,云

韵也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大脑里爆炸,全身软得像滩烂泥,平摊在床面上,就这样

失去意识。

而高达射完这次精后,一股沉重的疲意涌上心头来,好像自己像是经历了一

场极其沉重的体力劳动,还有就是激烈的比武,一双眼皮再也支撑不住,在欢快

宣泄快感中,趴在云韵的玉背上,双眼一黑昏迷了过去……

……………… ……………… ………………

「高大哥,你醒醒啊!你怎么会昏迷了!娘亲,你到底要他做了什么考验啊,

怎么会让高大哥昏迷了……」

昏迷中的高达,觉得有人在叫唤着自己,那声音好像是花染衣的,他很想回

应她,可是他实在太累了,不单是身体上的累,还有精神上的疲倦,他很想就这

样一直睡下去……

「娘亲,没有跟他做什么……不……不……不是做什么!是没有要求什么严

历的考验,只是……只是……想跟他比试武功……见识一下……他的……他『青

云门』的……『圣灵剑法』……而已。衣儿……你……千万……不要……想歪了!

你看……他还把娘亲……的脚……给弄伤了……走路一拐一拐的……」

此时,又响起了一把慌张乱措的女声,高达认出来这是他的岳母大人云韵的

声音,这是怎么会事啊!难道自己与她的事被人撞到了,可是从她的说话语气中

又不像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你们都不要慌,让为父来看看到底怎么事……」随着一把男声响起来,高

达认出这是他未来岳父花千方的声音。接着发现自己的脉门被人搭上,随即一双

眼皮好像被人扒开了,但是眼珠却无法传回景象,一切都像在黑暗之中……

「这小子……」那把男声有些困惑地说道:「这小子好像是纵欲过度了,又

动过激烈的真气与人动武,所以导致了休克,没多大的事,吃些补药睡上一天,

估计就会醒了,但是……」

衣染衣痛哭起来:「呜呜……都是染衣的不好!高大哥,对不起,你的伤刚

好没几天,染衣不应该缠着高大哥荒唐了几天的,都是染衣的错,呜呜……」

云韵心虚地说道:「衣儿,别哭了。为娘也有错,为娘不应该跟他比武的!

别哭了,你爹爹精通岐黄之术,他都说没事了,你就安心吧!」

「动武?这段时间我没跟人动手啊!」迷糊中的高达对他纵欲过度这一点没

异议,但是『动武』这一点却持有怀疑态度,在他的记忆中压根就没有过动。

「话虽如此,但这小子的症状好像吃了什么药的样子,在拼命压榨他的潜能

似的。可是为父查了半天,也找不到中毒的迹象,也许是他修练的『青云门』内

功心法所致,是为父多虑了,总之还是先让他休息好,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我吃了药?难道是黄兄所赠的『回气金丹』?……」高达再次疑惑,但是

仅存的精神再也难支持下去,他的意识慢慢陷入黑暗之中……

魔君天下破解版

诸世王者安卓版

腾讯天天象棋下载安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