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瞬间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永乐仙道修正版卷0205作者鸿绪

发布时间:2021-01-22 01:43:40 阅读: 来源:瞬间胶厂家

字数:488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二:平步青云~第05章:自作孽

两天后的一个下午,申时左右。

此时丁大康的堂兄丁德健正被七八个弟子围着,这几个都是练气期的弟子,最低也是练气三层的,其中竟然还有两个是练气五层的!「我说阿健啊,你是怎么搞的?听说把你打昏的那个小子的修为才是练气一层?而且居然连你手里拿的灵符都被人家给抢走了。我说你是灵石多是不是,那灵符来的不要钱?听说他旁边还有两个小丫头,才刚刚能聚气,你连到底被怎么打昏的都不知道,我说到底是谁打的你?是那个小子?还是那两个小丫头?」

有个弟子拿丁德健调侃着,旁边的人听了一阵大声的哄笑。

离过年没几天了,虽然修真者对过不过年并不太在意,但每年到了这个时候也都洋溢着喜庆的气氛,门派里也会让所有弟子都放松放松,休息三天。

过年这前几天基本上都不会再安排什么事让弟子们去做了,而且这几天也没人会在修行上再督促他们了,所以弟子们都落了个轻松,这几天没事大家就在一起聚聚,扎堆闲聊胡侃。

那丁德建此时正气得满脸通红,像个猪肝一样,嘴里因为少了几颗牙,说话还有些漏着风。

他拧着脑袋对那人说:「有本事你去试试啊,说不定还不如我呢,那小子是有点儿邪门。」

他说话的时候因为太使劲,唾沫星子喷了那人一脸。

他现在是怕了夏清了,他的堂弟丁大康已被驱逐出门派。

估计回家见到父母后还不知怎么交代呢,这个年肯定是过不好了。

而他也被通知说如果再被修为比自己低的人给打昏,也不用再呆在门派里了,所以他现在是不得不低头,只有夹起尾巴来做人。

没办法,他也很无奈,形势比人强啊。

但还不忘了抓紧机会挑唆一下,让别人去找夏清的麻烦。

他不信夏清还能再一次打倒修为比自己高的人,说到底他那天还是大意了,没有想到夏清的身手会那么快,没有防备那快如闪电般的动作。

「让我去试试?试试就试试,我不信他一个练气一层的还能把我这个练气四层的如何,看我怎么把他打得满地找牙,老子可不信邪。哥几个,跟我走,去会会那小子。」

说完一声招呼,带着那帮人走了。

丁德健站在原地想了想,阴阴地一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跟去,他可不想再跟夏清有任何的牵扯了。

※※※※※※

夏清这两天也没再修炼,跟着大家一起放松心情。

他也知道修炼这一途也要有张有弛,每天把自己都绷得太紧了,那也不是什么好事,早晚会出问题。

此时他和罗敬的院子里可热闹了,从其他院子里来了几个新进的弟子,大家正聚在一起眉飞色舞的胡聊着,说着自己家乡的一些奇闻异事,尽可能地添油加醋,反正都没人知道说的是真是假。

现在夏清在他们这些新来的弟子里面可算是个人物了,前两天居然把一个练气三层的师兄给打昏了,都已经传遍了,而且传的神乎其神。

这在他们是连想都不敢想的,而且夏清还是个修炼天才,修为提升的速度比所有人都快。

至於夏清是什么体质,都还没人知道,据说连他本人都还不知道,门派在保密,这就更增加了他的神秘感。

以至於夏清和罗敬这个小院,这两天没事就有人来串门,都是些新弟子来拉拉关系,想套套近乎。

就连一些新来的女弟子没事也爱往这边跑,一会儿说借这,一会儿说借那,好像以前什么都不缺,最近这两天忽然变得啥都没有。

那罗秀和白羽灵更是把这儿当成了自己的小院一般,几乎整天没事都泡在这儿,搞得别的男弟子对夏清和罗敬都羨慕不已。

所以没事藉故也老往这个院里跑,想藉机多认识几个美女,就这样这两天让这个小院从早到晚都是热闹非凡。

大家正聊得起劲,忽然听到门口传来了一声优雅的女声:「这里可是夏清的住处?夏清在吗?。」

院子里瞬间就安静下来了,原本还闹哄哄的,忽然一下子变得落针可闻。

大家都屏住了呼吸,连大气都不再喘,这声音太好听了!声音中带着一种成熟的娇媚,软软的、糯糯的,还带有一种沙沙的感觉。

一个弟子连忙跑过去将门打开,门口站着一个貌美如花的少妇,往那儿一站真是风情万种,美目流盼。

弟子们都不认识此女是谁,一时间全愣在那,没人吭声,院子里还是一片寂静。

夏清、罗敬还有罗秀一看来人,急忙站了起来躬身行礼:「谢长老好。」

「什么?谢长老!她就是青云派传闻中的第一美女,青云派唯一的一个结丹期的女长老,谢翩跹!」

其余几个新弟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太让人震惊了。

小院里的人除了夏清是练气一层外,其余的人都才刚刚能聚气,这对於一个结丹期的存在来说,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谢翩跹款款走进了小院,如风摆杨柳,体态妖娆。

那开门的弟子赶紧把院门关上,看见在小院的附近,还有几个过往的男女弟子正在对这边儿探头探脑。

此时所有弟子才反应过来,大家都急忙站了起来,对她躬身施礼,齐声问好。

谢翩跹今天是专门来找夏清的,是想让他们做好回家过年的准备,过两天会亲自来接送他们,顺便再私下里告诉夏清有关他自己宝体的事。

她架着红色祥云,一路御风而来,在离夏清的小院还有很远的时候,就感应到这里有好几个人。

但是既然来了,也不想半途而回,就落下来看看为何会这么热闹。

只是她往这里一站,那些弟子更是一个个站的笔直,没一个敢再坐下,甚至她不吭声,也没一个敢说话的。

谢翩跹美目流转,扫了一眼这几个弟子,说:「该过年了,大家都在盼着回家吧,你们放心,一切都安排好了,到时候会有师兄、师姐们专门接送。」

这些人毕竟都还是少年心性,一听说回家过年的事,想想又要见到父母了,还可以见见以前平时的玩伴,向他们吹嘘一下青云派如何像仙境一般,都禁不住心喜难捺,想要欢呼雀跃。

谢翩跹慈爱的看了看这几个弟子,心里也替他们感到欣喜,伸手爱怜的摸了摸身旁两个孩子的脑袋,对夏清说:「你们三个都准备好了吗?过两天我亲自和你们的两个师姐来接你们,送你们回家。」

夏清连忙说:「都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那就好。」

谢翩跹微微一笑,又说:「你们继续聊天吧,夏清,你出来一下,陪我四处走走。」

原来人家谢长老是专程来找夏清的!几个少年的眼睛都瞪得溜圆,一脸的不可思议。

「好。」

夏清答应了一声,正要抬腿往外走,忽然看到谢翩跹站在原地没动,双目一凝,看着院门。

「梆!梆!梆!」

传来了三声大力的拍门声,接着就听有人喊道:「夏清,把门打开,哥几个都听说你挺厉害,今天专门来会会你,快开门,别躲在里面做缩头乌龟啊。」

院子里面的人都愣了,心想这几个人可真是倒霉催的,想找夏清的麻烦,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院子里此刻正站着一位结丹期的长老啊!大夥儿不约而同的将目光都看向了谢翩跹,只见她虽然依旧是面带微笑,但眼睛里已经开始有点儿结冰了,她轻声地对夏清说:「把门打开。」

夏清把门打开了,但只打开了一条缝,将脑袋探了出来,一脸惶恐的对外面的来人说道:「你们找我干嘛。」

「找你干嘛?当然是要揍你一顿了,有种的你赶紧出来,别躲在门后做乌龟。」

那货一看夏清有点儿怂了,心里更是得意。

「可是……门派有规定,禁止弟子们私下里打架斗殴。」

「门规算个鸟,今天小爷我打定你了,天王老子也帮不了你。」

「去你娘的吧。」

夏清忽然把门打开,飞起一脚,那人立刻就像个鸟儿一样飞了出去。

不过毕竟是练气四层的修士,人还没落地,就稳住了身形,脚踏虚空并从储物袋里抽出了一把飞剑,「小子,你找死,老子今天废了你,我让……」

话才说了一半,就瞪着眼睛看着夏清的身后,彷彿见到了鬼魅。

谢翩跹正从门里缓步走了出来,来到了夏清的身旁站定,冷冷地看着他,俏脸上挂满了寒霜。

只见她拿出了一张传音符,轻声说了几句就往空中一抛,那传音符转瞬就消失不见。

「谢……谢长老,您怎么在这?」

那名弟子说话开始有些结巴了,他可是知道眼前这位美艳之极的女子是谁。

跟他一起来的另外几个也知道今天是一脚踢到铁板上了,想扭头就跑,却都站在那一动也不敢动。

就凭他们几个练气期的修为,在一个结丹期的长老面前还想跑?那就算是他爹娘给他生了四条腿,估计也不行。

「门规在你面前算个鸟?」

谢翩跹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此时她的心中已恼怒之极,要不是不想以大欺小,她早就出手教训了。

「噗通!」

一声,那名弟子闻声一跪,「谢长老,我错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我这次吧,我跟夏清兄弟只是开个玩笑,想找他切磋一下修为,并没什么恶意。」

此时的他已经心胆俱寒,知道自己这回算是玩过火了。

自从他进青云派以来,一向都是看到谢长老不论对谁都是笑盈盈的,和蔼可亲,可她现在这个样子,脸上似乎结了一层冰,可见是动了真怒。

「呵,开个玩笑?你一个练气四层的手拿飞剑,想跟一个练气一层的切磋修为?真亏你说的出口,那好吧,想切磋是吧,你们几个一起上吧,我替夏清接下了。」

谢翩跹说着,往夏清身边儿一靠,把一支雪白的玉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就像一个大姐姐要保护一个小弟弟。

「噗通!噗通!噗通!……」

来的这几个人吓得纷纷跪下,心里已经开始诅咒丁德健了,把他们家的母系代表人物都问候了个遍。

此时四周已站了很多看热闹的弟子,其中有人认出了谢翩跹,一时议论纷纷,大家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敢远远地围观,没一个人敢靠近。

「你们这几个傢伙的师父都是谁?跟我说说,让他们都滚过来见我。」

谢翩跹见事已至此,那傢伙还在试图狡辩,已经决定这次定不轻饶了。

这时匆匆掠来几道身影,是执法堂的言堂主和他的几个手下。

他一接到谢翩跹的传音符,就立刻带着几个人急忙赶到了。

「属下见过谢长老。」

言堂主急忙施礼,他也是头一回见谢长老气成这个样子,看了看旁边跪着的那几个弟子,又看了看夏清,知道这事一定是又跟这小子有关了,上次是刘堂主为他出面,这次居然是谢长老,看来这小子来头不小啊。

言堂主双眼一瞇,一切已瞭然於胸,心想你们几个小子要怪就怪自己倒霉吧,谁让你们惹事不开眼呢,连谢长老都要出面护着的人你们也敢招惹?人家掌管着整个门派的炼药和制丹,就连我需要丹药都要去好言相求,还要看人家心情好不好,有没有时间。

你们几个算个什么东西啊。

那言堂主心里算计着,已经决定这次将这个顺水人情送到底了。

待他将事情大概瞭解了之后,回头对一个属下说:「去把那丁德健给我提到执法堂,如稍有反抗,不论死活都行。」

「属下遵命!」

那人一抱拳,转身飞奔而去。

这下那几个来找事的傢伙更是彻底傻眼了,知道这回连天王老子也帮不了的是他们了。

「启禀长老,经属下瞭解,这几个弟子所犯过错有以下三条:第一,蔑视门规,第二,对同门弟子以强欺弱,第三,其中有一人意图行凶。还有那丁德健挑唆在先。执法堂决定对此次事件处理如下:将丁德健和这个意图行凶的弟子废除修为,驱出本门。另外这几个弟子,流放到本门的灵矿区,採矿五年,五年之内任何人都不得回门派。不知长老对如此处理结果,认为如何?」

这言堂主做事手段不可谓不狠辣。

那几个弟子一听因为自己一时兴起,最后却闹了个如此结果,都是心中一凉,知道以后在门派中算是彻底完了,此时连再次求饶的勇气都没了,一个个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那他们这几个的师父呢?这管教弟子不严之罪,该当如何?」

谢翩跹的脸色此时才算稍好了一些,她对这个处理的结果还算比较满意。

「这个……」

言堂主心中暗骂自己糊涂,怎么把这个茬给忘了,还要人家提醒。

「待属下查明他们几个都师从何人,扣除他们师父每人一年的丹药和灵石的俸享。」

言堂主咬了咬牙说道,这个处罚也算是够狠的了,对一个修士来说,没有了丹药和灵石供应,就等於让他暂停了一年的修行,从各方面来说,损失都很大。

「好吧,就这么决定了,把他们都带走吧。」

谢翩跹也终於脸色恢复如常了。

不多一会儿,所有的人都慢慢散尽,谢翩跹的身旁只剩夏清和他的那几个伙伴们。

经过了这一番的折腾,已经是夕阳西下,天色已近黄昏。

「走吧夏清,陪我去散散步,好久没看青云山的日落了。」

谢翩跹对着夏清说道。

然后又对众人展颜一笑,当先缓步而行。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觉得,那一笑,如同百花齐放。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封神之怒

橙心优选app官网

主公快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