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瞬间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武林淫乱史第四章作者不详

发布时间:2021-01-21 20:14:34 阅读: 来源:瞬间胶厂家

这边吴依依正在和小桃谈论着罗惊天,而在罗曼丹的闺房里,她和罗惊天两人也已经云散雨收。

「你对当今武林看法是什么?」罗惊天躺在罗曼丹的秀床上,一边玩弄着罗曼丹的豪乳,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

「武林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一个女儿家的,难不成还要和爹似的去抢什么武林盟主座?只盼你不要没良心,负了我就行了。」她此时关心的只是将来能否和罗惊天比翼双飞,对于其他的事情就都和她无关了。

但罗惊天却接着说:「女儿家怎么了?娘也是女人,但还不是要争霸武林?」听他这么一说,罗曼丹略一呆,用那明亮的大眼睛看着他,问到:「你怎么知道?我可没看出来呀!」

「哼,看出来?若我说她是阴葵教主你信吗?而我们的外婆是她的师傅,当年的九尾淫狐林雨情你信吗?」这两句话被罗惊天轻松说出,但在罗曼丹听来无异于晴天霹雳,毕竟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她结结巴巴的,问罗惊天:「你……你说什么?娘是阴葵教主?外婆是她师傅?这……这……这怎么可能?」见到罗曼丹难以接受的神情,罗惊天心中一喜,他就是要罗曼丹方寸大乱,只有这样才有机会让罗曼丹帮他完成最关键的第一步,只有完成这一步,他争雄天下的愿望才能有机会实现。

于是他接着说:「我知道你不信,但这是爹亲口告诉我的,你可知道爹为什么对娘这么迁就?」他也不等罗曼丹回答,继续说道,「因为在生下小妹不久,娘就用媚功将爹暗算了!爹的武功中有了个破绽,专门被娘克制。而且,这些年罗家的分支,生意都已经逐渐被娘控制了,如果顺利最迟年底,娘就要正式夺走罗家大权了!」听完这些,罗曼丹彻底被惊呆了,她从小被灌输的就是什么正邪不两立之类话,而阴葵教不仅是邪派,而且教中女子还人尽可夫,淫荡无耻,这在她的脑海里已经有了深深的烙印了。但现在她却被告知自己的亲生母亲不光是邪派中人,还是最令人不齿的阴葵教的教主,这怎能不让她惊呆?

见此情景,罗惊天心中可谓得意之极,原来他想着要说通罗曼丹帮他,还要费不少力气,但看来是多虑了。于是,他接着对已经六神无主的姐姐说到:「现今之计就是,先控制住娘,只要控制住娘,那么我们就可以把天运门的势力掌控在手中。然后,再对付阴葵教。想利用我天运罗家,非付出代价不可!」

此时的罗曼丹更加一切依赖于罗惊天,对此提议别无意见,但却有个问题:「连爹都对娘无可奈何,我们怎么能控制娘?」知道她必有此疑问,而罗惊天等的就是她问。

「这需要你帮我,爹不是要我代为出席点苍左忠义为他儿子摆的满月酒吗?我会告诉爹不想去,娘现在知道了我已经悟透了全功图决,必是也不让我去,这样,爹只能自己去,这样也就正好使爹摆脱了娘,我就可以全无顾及了!」

「那到底怎么控制娘啊?为什么要让爹不在家?」

「不让爹在家是怕娘被逼急了,用爹来逼迫我就范,至于控制娘嘛,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见他说的信心十足,罗曼丹也就不再追问,尽管心中还是不太明白,但她现在已经是罗惊天的胯下之臣了,本就不深的心机更加不灵便,是以,她索性唯罗惊天马首是瞻了。

第二天,罗惊天来父母处问安,顺便说了自己已经参悟图决的事,果然,罗洪林夫妇都显得异常关注,特别是吴依依。尽管已经从小桃处得知了,但还是难掩心中的兴奋,问到:「天儿,那此处并无外人,你可说说到底罗家的全功图决说的是什么呢?」

「全功图决嘛!自然说的是我罗家天罡心法修炼法门中的一个缺陷了。」他早就想好如何对付母亲了,于是,借着母亲的提问,将母亲逐步引入自己的圈套。

果然,见儿子卖关子,吴依依心中虽然痒痒,但怕问急了他反到不好,所以就没继续问。但脸上却多少有些流露。

这时,罗洪林开口了,「天儿,图决既已参透,也不用急于一时练,这样,你也闭关多日,就出个门,替我去赴左忠义的宴吧!长长见识也顺便散散心。」他怕吴依依为图决害罗惊天,急于让罗惊天脱身,但罗惊天却说:「爹,孩儿想乘热打铁练功,还是爹自去点苍吧!爹给了左忠义天大的面子,现在点苍虽不如当年,但也还是颇有实力,让他欠爹个人情,将来多半有好处!」他将这些话一股脑说出,罗洪林不禁有些糊涂了,毕竟他已经知道自己的母亲的身份了,正要再说,吴依依接话道:「是呀,天儿没有独自出过远门,我还有些不放心呢!就这样吧,你去点苍,让天儿陪我几天!」罗洪林无奈,只好轻叹一声了。

罗惊天喜滋滋的说:「好,孩儿正要好好陪陪娘!」嘴上这么说心中也确实在想:成,孩儿定要好好孝顺娘亲的。

过了几日,罗洪林要启程赴点苍了,这些天他老想和儿子说说,要他暂离家几日,等自己回来再想办法对付吴依依。但罗惊天不是拿话敷衍就是索性找不到人,到了今日,他只好带着不安离家远行了。想乘着送行之际,跟儿子在交代一下,却不料罗惊天根本没有出来,他的丫鬟小莲出来说,他病了不能出来了。罗洪林知道自己的儿子素来行事无所顾忌,不来送行也并没有在意,只是担心他却又无能为力。然在此情势下,只能听天由命了。他却不知,他的儿子不仅已经要对付自己的母亲,而且还会做出更加出人意料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见罗洪林走远了,吴依依心中恨不得立刻去找儿子,套出图决,毕竟如果自己要称霸武林,还有自己的师傅这一关。她知道自己师傅表面对自己很信任,其实是对谁都提防着,她只有练成天罡心法才能去除这个障碍。

回到正院,她问跟在身边的小桃:「大小姐和二小姐都回房了吗?」

「回夫人,没有,大小姐本来要去看看少爷,但二小姐说想要去买东西,就拉大小姐去街上了。」

「哦,那好,我去看看少爷病的情况,你让小梅小兰去大门看着,若是这两个丫头回来,迅速报我,你和小菊守在少爷跨院的门口,没我吩咐,谁也不许进去!」

「是!」一边吩咐,一边向罗惊天的院子走去。

来到院子里,看到罗惊天房门关着,也不敲门。她轻轻的推开门,进到屋内,然后直奔罗惊天的卧室。走到床边,用手撩起了帷帐,刚看清里面的情形不禁脸一红,眼睛却再也移不开了。原来,罗惊天赤身裸体的仰面躺在床上,而他那粗长巨大的大鸡巴则一柱擎天的,愤愤指向帷帐的顶上。她知道自己不应再看,但一双眼睛却怎么也移不开了。

只见那大鸡巴顶端硕大的龟头,好似壮汉的拳头一般,而整条到大鸡巴的长度怕不有一尺一二,粗度经自己目测,自己双手才能合围过来。她本性淫荡,修炼媚功后更是淫的变本加厉,而罗惊天所习的天罡心法又和她所习的天罡心法相互吸引,害得她对罗惊天更加的痴迷,如不是估计母子的名分,只怕早就主动找上罗惊天了。但天罡心法的吸引是相互的,吴依依对罗惊天的吸引也是极大,并且这种吸引力随着罗惊天功力的加深也越来越重。母子关系本来也是让他有些顾忌,但想到只有练成天罡心法的全部才能有机会称霸武林,也就顾不得什么了,更何况以他特立独行的个性,相对于对吴依依那成熟美艳肉体的诱惑,世俗道德的束缚力本就更有限了。

吴依依刚进院子,罗惊天就已经察觉,赶忙按预先想好的,赤身裸体也不盖被子,专门来诱惑吴依依。倒是如何让吴依依看见自己的坚挺之物让他费神,毕竟他自己掀开帷帐就有些露馅了,巧的是,吴依依鬼使神差的没有叫他就直接掀开帷帐,帮了他的大忙。他运功,让自己的大鸡巴充分胀大,果然,吴依依被吸引住了。他将眼睛略睁开一线,其实若是平常吴依依定能察觉,但此时她心神飘渺却没注意到自己儿子的举动。

眼见吴依依双眼直瞪瞪的盯着自己的鸡巴,脸颊通红,呼吸急促,额头上还渗出了少许香汗,知道成功一半了!跟着,只见吴依依缓缓的将一只手插到自己的衣襟内,轻轻的揉搓着自己的奶子,另一只手则向下伸到了自己的骚穴,轻轻扣弄着,那里现在已经淫水涌出了。罗惊天知道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让吴依依受到一点点的助力,只要有一点助力,吴依依绝对会被他骑在身下,恣意取乐。

但这个时候不会有外人来的,只有靠他自己了。

于是,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梦呓似的嘟囔着:「娘,嫁给天儿吧!天儿会好好孝顺你,让你性福的!」吴依依正在出神,他突然出声自是被吓了一跳,但当听到自己儿子所说的「梦话」时,不禁乱了阵脚。「没想到,天儿竟会对我如此迷恋,哎,这天罡心法当真厉害!」她正想着,又听罗惊天嘟囔:「我已练成天罡心法第七重,我悟透了!哈哈哈哈……」后一句可着实让吴依依心中忐忑不已。毕竟她梦寐以求的就是罗家的全功图决,而罗惊天说的悟透了自然是指此了。就在她思索之时,罗惊天「猛地被惊醒了」。他眼看着吴依依,诧异之情溢于言表,而吴依依则是心神大乱,当着儿子的面手淫,而且她还知道儿子对自己的想法,不由得不知如何是好。

「我,我,你,你」一时间,吴依依不知道该和儿子说些什么,而罗惊天心中兴奋异常,但知道这时正是关键时刻,绝不能流露出来。母子二人都僵在了那里,互相对视着。过了一会儿,吴依依发现罗惊天起了变化,眼神中流露出了难以抑制的兴奋之态,而且人也似乎兴奋起来,渐渐的,她心中不禁产生了一丝恐惧,因为她发现,儿子的眼神中还流露出了「兽性」,似乎跃跃欲试的要把她生吞活剥似的。她当然知道,这中缘由,自己手淫被儿子看见,而儿子本来就对自己有这种念头,加之早晨男子本就有「性奋」的冲动,所以才会产生这种情势。

若是普通女子,在这种情况下自是应极力避免发生有违人伦之事,但一来她本性淫荡,加上被天罡真气的吸引,她一时难以决断了。

罗惊天清楚,成败在此一举了。只要成功了,自己最少能扩大天运门的势力,不说压制住少林、武当,也不会再比他们低半头。而且,还有称霸整个武林的可能。

若是不成功,只怕自己死无全尸了,母亲就先要发难逼自己说出图决的秘密来。

现在,父亲出门远行了,妹妹罗云丹也被姐姐罗曼丹带开了,小桃等四婢子都是自己的人,他的条件基本具备了,而且关键是,母亲不知道自己虽说也是练得罗家家传的采阴功夫,但自己却另有奇遇,并不会向父亲那样被同是天罡阴阳正法的阴功克制了。所以,他要行动了。

只见,罗惊天双眼盯着母亲,从床上坐起。而吴依依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但这并没有来开两人的距离,罗惊天站起身也向前跟了一步。吴依依又后退一步,而这次罗惊天并没有等她完全退后就直接抢上前,双手抓住了她的双肩,略一用力就将她拉入自己的怀里。死死抱住。而吴依依也不受控制的搂住自己的儿子,脸贴在儿子那宽厚的胸膛上,自己都感觉自己的呼吸已经失去控制了。

罗惊天当然知道,此时吴依依自己的亲生母亲已经是自己嘴里的肥肉了,他乘热打铁,将吴依依横着抱起,又转身放到了自己的床上,跟着,就开始一件件将吴依依的衣服脱下,而双眼则满是嘲弄之色。本来是久经战阵的吴依依,此时却莫名的害羞起来,见儿子嘲弄的眼神,顿觉得不好意思,将脸转向了床里,闭上了眼睛。

没几下,罗惊天就把母亲的衣服脱光了,其实根本不能叫脱,因为嫌麻烦,他几乎就是将衣服撕成条扔到地上的。

看着眼前这一副极度完美的性感美艳的肉体,而且还是和自己有着及亲密血缘的是自己亲生母亲的肉体,罗惊天再也难以抑制心中的兴奋,他弯下腰,吻了吻母亲性感的嘴唇,而吴依依也激烈的回应着自己的儿子的亲吻。突然,罗惊天离开了那似乎有着吸力嘴唇,站起身,俯视着躺在自己面前的女体。以前他虽对母亲也有过乱伦的想法,但却从来没仔细审视过母亲的身体,当然也没有机会,现在,他要好好补偿一下。

难怪那么多武林豪杰被母亲所迷惑,即便是母亲易了容,哪怕是变成丑八怪,如果有谁见到这幅身体而不动心,那他不是女人就是太监,总之不是男人。因为母亲的身体是那么完美,不独没有因为岁月流逝而变形,反而更显妩媚,一对硕大的豪乳,不仅白鲜巨大,而且富有弹性,令人爱不释手。母亲的腰身苗条健美,应是练功的缘故,丝毫没有赘肉。与此形成反差的是,肥大的屁股,有大又圆,紧翘鲜亮看了就产生冲动,而肥美的阴阜则好像小馒头一样,上面乌黑的阴毛更是引起无限遐想,让人欲一探究竟。现在,这个身体可以被自己肆意蹂躏取乐了,还等什么?他行动了。

他上了床,将母亲的双腿分开,并放在自己的双肩上,然后将自己的已经涨得紫的发亮的大龟头放在了母亲的阴户上研磨,轻轻的,轻轻的。母亲被他弄得心痒难耐,嘴里不禁发出「嗯,嗯」的声音。母亲下面流出的淫水越来越多了,他知道,母亲准备好了。毫无警告的,他将自己的大鸡巴用力向前一顶,「滋……」大鸡巴插入了母亲的嫩穴,也是自己十六年前的老家,十六年前他从这条路离开了家,现在,他为了练功,为了称霸武林,他又沿着原路回来了,回到着温暖的家了。

跟着只听母亲「啊……」的一声长吟,不知是痛还是欢愉的抒发情怀,「心肝儿,你的鸡巴好大,比你爹大多了!」听母亲提到了爹,他知道要让母亲身心彻底臣服,至少他要比爹做的好,母亲不是那个被自己开苞的姐姐,没见过市面,母亲可谓是身经百战了。

「大吗?只是一半,还有呢!」又一用力,露在外面的一半也挤进了母亲的淫穴。本来他想:母亲既是阴葵教妖女,自是人尽可夫,而且又生了自己姐弟兄妹三个孩子,必然是残花败柳,松散不堪,但一经接战才发现,竟是紧凑异常,鲜嫩无比。而且,他还发现母亲竟然长了名器「九环锁龟」,这可让他大乐,他骑过女人不少,但只有姐姐是女人十大名器排第五的「羊脂玉瓶」,而母亲的「九环锁龟」则是排名第三的。

平常人百中无一的名器竟被他接连遇到两个,其乐可知。

他立刻开始对母亲的征伐,他知道,对母亲这种经验丰富的淫妇,技巧固然重要,但要彻底征服她,必须要凶狠的真功夫。于是,他每一抽插都竭尽全力。

抽时只留一个龟头卡在淫穴内,插时则尽根没入,而且越插越快越插越猛。

「啊,啊,啊,啊……冤家,轻些,插死我了,呀……」

「死就死了,你这淫妇,竟然勾引自己的亲生儿子,应当沉塘的」

「是,我是淫妇,是,该死,让我死吧,呀……」

「好,成全了你,我不让你沉塘,我用肉棒打死你,嘿!!!!」

「好啊,打死我吧,反正我不想活了,呀……就让你用你的肉棒打死我吧!」

「啊……啊……啊……我不行了,啊……死了,死了我又泄了。」很快,吴依依就泄出了阴精,高潮了,她自己都奇怪为什么会这么快高潮,除了罗洪林,平常男人能让自己泄出来的都没有过,更何况连半柱香的时间都没有就泄的情况,更是没有过,但她没时间思考了。罗惊天并没有跟着缴械投降,连动作频率都没有放缓的意思,依旧勇猛的好似出山猛虎一样,勇猛的抽插着。

吴依依再次被刺激的兴奋起来,「啊,天儿,好儿子,呀……你怎么这么强呀?你爹当年也没你这般强呀?干死娘了……」

「哼,还提爹,当我的面提别的男人,我今天非好好罚你不可,我插死你!!」

「呀……是娘错了,你饶了娘吧,不,不要饶,插死娘好了,啊……」

「求饶也不行,哼!我非让你长记性不可!」

「记住了,呀……再也不提了……」

「记着,不许再叫我儿子,叫我亲丈夫,亲哥哥,懂吗?嘿!」

「好,亲丈夫,亲哥哥,干死亲妹妹了,啊……啊,啊,啊,又泄了,不行了,呀……」这次她高潮来的更快,但她已经没有精力去思考自己为什么会比以往敏感甚多了,因为骑在她身上的罗惊天,她的亲生儿子并没有一丝一毫减速的意思,反而变本加厉,更加凶狠的抽插着,并且时而九浅一深,时而三浅一深:时而用龟头抵住她的阴关左右研磨,弄得她魂飞魄散:时而次次到底,插得她要死要活。

很快,她就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高潮……在她连续来了十次高潮以后,终于,她觉得自己下面的无底洞差不多填满了,而罗惊天也察觉到了她身体反应的变化,但却没有停下的意思。罗惊天一边不疾不徐的挺动着自己的大鸡巴,一边欣赏着被自己在身下恣意蹂躏的本是他亲生母亲的女人,一股豪情油然而生,但他知道,还不能满足现状,是关键时刻了。

突然,他开口问已经被干的眼冒金星的吴依依:「看来阴葵教主的床上功夫也不过尔尔呀?娘!」虽已被干的眼冒金星,但心智还依稀在的吴依依被他这句话惊醒不少,但一时不知如何作答,便装傻道:「阴葵教中人淫邪无耻提她作甚?」想蒙混过关,但罗惊天是有备而来,「哼!吴霞儿,吴依依,教主到是坐不改姓了!」

听此一言吴依依更惊,一边急思对策,一边继续敷衍道:「胡说什么,和娘同姓就是有关系了?你快动呀!」

「好,我快动!」罗惊天猛一用力,「啊……」吴依依一声惨叫,原来,罗惊天运功将自己本已经粗大异常的大鸡巴涨到了极致,将吴依依的阴道填的更加密不透风了。他发疯似的,再次疯狂的插干着吴依依,对吴依依的惨叫声告饶声充耳不闻。终于,他感觉到了,吴依依的骚穴内产生了阵阵异动,一般人会误以为是吴依依要高潮的表现,但他知道吴依依要用采阳补阴的媚功了,而他等的就是这一刻!他更加用力的攻击着母亲的骚穴,并体会着内中变化,他只觉得骚穴内的热力不断升高,而阴道对自己张牙舞爪的大鸡巴的按摩挤压也更加有力,更重要的是骚穴内逐渐产生一股吸力,由弱到强,似乎要把他的大鸡巴吸的交货一般。

他感觉到了,母亲的阴关猛地一动,死死的吸住了他的大龟头,机会来了!!!

他将双手从母亲的大腿下面绕到母亲肥美的屁股后面,用力的将母亲的身体拉向自己,同时腰部用力加速了大鸡巴刺入的速度。跟着,他运功,通过龟头顶端的马眼射出一股炙热的真气,将母亲烫的更加难以自制。不仅如此,他有意识的在刺入时次中母亲骚穴内的几个穴道,母亲却并没在意,「啊,啊,啊啊,啊啊,来吧,全射给我吧!」

吴依依已然高潮,她想乘机吸取自己儿子的元阳,倒不是要害儿子,毕竟像罗惊天这样,能把她弄得高潮迭起的人还没有过,但此时她全身酸软,又被罗惊天掌控着主动,她只有恢复些功力才能有办法解决儿子已经知道自己身份的问题。于是,她将媚功发动至最高,但就在她准备吸取儿子元阳时,突然,儿子的鸡巴变得更加炙热,在急速的猛涨几下后,突的射出一股更加滚烫的夹着浑厚元阳的阳精来,而这股阳精竟然烫得她阴关似汤泼雪一般的消融了,接着儿子的大鸡巴破关直入,直接冲入她的阴关之内,将她多年辛苦积攒下来的元阳飞快的吸走了,「不要呀!啊!饶了我吧!」她惊恐的叫喊着,勉力的抬起上半身,手足乱颤的想要挣脱,但跟着就被罗惊天压制下去。

罗惊天将她双手按在身体两边,用大鸡巴死死的顶住了她的骚穴,乘着她叫喊之时吻上她的嘴,并将她香舌吸出,狠狠的又恰到好处的咬住。她双腿被罗惊天挡在外门,根本没用。吴依依在猛地舞动了一阵后,突然声息全无,像是死了一样,手脚软软的摊开在床上,没了动静。她的阴关被彻底洞穿了,但她只是刺激过度而休克,暂时并无性命之忧。又过了许久,罗惊天发现她阴关中的元阳所剩无几,正感诧异,忽然却发现一股似乎熟悉异常,但又不同于以前所吸的元阳的,纯正无比的元阳真气从母亲的阴关中被吸了出来,他不禁欣喜若狂,终于,他得到了,他的内功再无障碍了。虽是神功初成,但他并没有忘乎所以,他知道,要想真正称霸武林,他还要彻底征服身下的,自己的亲生母亲。于是,在确定母亲阴关内已空空如也后,他也暂时停止对母亲骚穴的狂轰滥炸,轻轻地挺动着大鸡巴,并用大龟头叩击着母亲的阴关,一边炼化刚得到的元阳,一边帮助母亲修复破败的阴关。

过了良久,吴依依悠悠醒转,发觉自己下身洞内还是充实异常,才知道罗惊天并没有泄身,心中十分惊恐。忙开口求饶到:「亲哥哥饶了妹妹吧,妹妹知道哥哥的厉害了!」她为了活命,什么廉耻败德再也不顾了。没想到罗惊天却没有理她,命令到:「快运气调息!我帮你修补阴关!」经他提醒吴依依才发现,自己虽说阴关被破,但功力似乎并没有损失,反倒是精进不少,而且发现罗惊天确实在帮她修补阴关,于是赶忙配合发动媚功来将阴关闭合。突然,罗惊天加快了出入的速度,而那条本已经极为粗长的大鸡巴更是一阵猛涨,他要高潮了。吴依依经验丰富,自是知道个中奥秘,也忍着下身的胀痛勉力的运功,使罗惊天觉得她下身那话真好像活了一样,吸的罗惊天快活无比,也不再忍住,将龟头抵住吴依依的阴关,把一股浓热的阳精射了进去,一发又一发,令他爽得发出阵阵怪叫。

吴依依则是被这股阳精一烫,再次舒爽的尿了身,肉洞里的淫水像洪水般涌出,而她那受损的阴关也再次闭合上,只是里面充满了来自罗惊天的阳元。两个人同时纠缠在一起,快活的昏死过去,整个房间也再无声息。

三国战天下BT版

赛尔号之超级英雄九游版

战舰风云游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