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瞬间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江北之乱第十四章欲火

发布时间:2021-01-21 19:22:47 阅读: 来源:瞬间胶厂家

厉鬼般的狂嘶犹在耳边,徐放微微皱眉。

「这啸叫声?」卓临青疑惑看着徐放问。

「林月柔动用了青月山庄血卫。」徐放悠悠的说。

「血卫?」卓临青不解的问。

「青月山庄最神秘的力量,由八人组成,是林月柔嫁入青月山庄后开始训练

的一支队伍,归林月柔调动。」徐放向卓临青解释。

「八个高手?」卓临青问。

「武功只能说过得去,只是这八人联手便如猛虎下山,出手亦是雷霆万钧。」

徐放看着卓临青回答。

「这么说这啸叫声是林月柔在召唤这八个血卫?」卓临青问。

「嗯,这也说明此时林月柔带着雷若儿和青铃已经安全回到了青月山庄。」

徐放手抚山羊须缓缓的说。

「不知长老手中是否还有可用之人?」沉默良久徐放问道。

卓临青同样沉默了好一会微微摇了摇头。

「江悍龙呢?只要有江悍龙在,咱们还是有胜算。」徐放追问。

「那是看守江悍龙儿子的人,」卓临青指了指远处的一具尸体接着说:「看

来林月柔是跟踪他来到这里,也就是说林月柔已经找到了江悍龙的儿子,我的手

中已没有可以控制江悍龙的棋子。」清冷的秋夜中徐放感到无边的冰寒,清瘦的

身形有些微微的抖动。

「若是如此我劝卓长老还是放弃江北这片江湖,徐某也就此逃离江北,浪迹

天崖。」徐放说话的声音显得极为萧瑟,就好像一下子苍老十几岁。

卓临青饶有兴致的看着徐放说:「追风剑徐放,徐二爷可要想好,身为雷振

天的结拜兄弟,背叛青月山庄,你是要亡命天崖一辈子提防青月山庄的追杀,或

者跟随本座征服青月山庄,让江北凤凰在你我的胯下承欢,随意把玩那对勾人的

大奶?」说到林月柔,卓临青轻舔着嘴唇双眼发出炽热的光芒,胸口激荡起伏,

口中却不停的咳血。

「恕我直言,就如今长老的伤势以及江龙帮现在的实力即便再加上徐某也万

难是青月山庄的对手,更何况江悍龙一到敌我难分,我这条老命还是自己留着吧。」

徐放看着卓临青不停的咳血摇了摇头退出山林直奔下山。

********** ********** **********

大地重归平静,黑暗笼罩的青月山庄,无边的杀意充斥夜空。

青月山庄杀出猛虎般汉子的情形犹在眼前,那猛兽般的战士展现惊人的战力

让士气低落江龙帮的守众感到莫名的胆寒,士气更显低沉,就连青月山庄再次飘

出的黑影也没有发觉。

林月柔从青月山庄城墙之上溜了下来,趁着夜色进入山林,那被藏在青石后

的孩童,娇小可怜的神情,那已经发热的程度让林月柔感到心惊,深恐孩童熬不

过今夜,她必须把孩子救回青月山庄。

此时林月柔身上的媚毒已经开始发作,清凉的夜风下林月柔如醉酒般兴奋,

敏感的娇躯莫名的燥热,急行间那两颗不安份的大奶上下急速晃动有意的摩擦胸

前的夜行衣。

「嗯」摩擦的快感让林月柔几乎呻吟,精致的面容更加潮红诱人。

媚毒的发作让林月柔意识开始变得迟钝,身体的感觉愈发敏感。尽管知道任

由媚毒发作极其危险,林月柔却十分享受这种肉体的迷醉的快感。

原本不是很远的距离林月柔却用了很长的时间,媚毒的发作让她的行动速度

几乎慢了一倍,而青石之后孩童呼吸开始平顺,身上的衣物已经被汗水浸湿,显

然经过发汗后孩子身体的温度已经恢复正常,林月柔也长出了一口气。

林月柔抱起孩子准备离开,却发现在媚毒的攻击之下自己几乎虚脱,致命的

燥热充斥她的脑海,青月山庄变得遥不可及。

「不行,在这里太危险。」林月柔想着抱起孩童顺着藤蔓滑下,原本轻而易

举的动作,林月柔却做的十分吃力,修长的双腿拼命夹紧藤蔓,滑动间粗糙藤蔓

摩擦着双腿间敏感的肉缝,致命的快感冲击她的敏感的神经。

「啊」林月柔一声畅快的淫叫,孩童几乎要从怀中掉落。看着脚下的万丈深

渊林月柔倒吸了一口冷气,银牙紧咬抵抗着玉腿间藤蔓摩擦制造的快感,一点点

滑入崖壁上的石室之中。

媚毒侵袭之下,除了肉体的欲望林月柔对四周的感观变得异常迟钝,就连一

直跟在身后的身影也没有一丝察觉。

崖顶之上一直跟踪着林月柔的文弱年青人伸颈下望,深邃的眼神露出异样的

神彩,脑海中却是天人交战。

「啊……啊。」天人交战之际,崖壁的石室中传出短促而轻微的淫叫,柔腻

的淫叫年轻人顿时血脉贲张,伸手抓住崖壁上的藤蔓溜了下去。

林月柔感到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欲望,她的每一寸肌肤都似乎被媚毒侵袭,

任何轻微的触碰都能让她如痴如醉,她肆无忌惮的躺在凸凹不平的石地上,解开

夜行衣的束腰,纤手穿过衣衫的下摆在火热的腰间游走,美妙的触感足以让她疯

狂。

「啊」纤细的手指终于攀上发硬的乳蒂,致命的快感变成无意识的娇啼,另

一只手快速探入衣裤,在泥泞的股间拨弄着。

「嗯啊」的娇啼不绝于耳,石室中端装冷艳林月柔变成一只发情的母兽,肆

意的享受着指间致命的快感,沉沦在欲望的漩涡中。

「夫人。」文弱的年青人近距离听到这婉转的娇啼,周身一片火热,胯间火

热肉棒把衣裤高高挺起。

「谁?」林月柔声音低沉,极力的压仰自己呼之欲出的肉欲。

洞口处月光的掩映下林月柔模糊的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看不清来人的面容。

林月柔极力的压制欲火,玉手艰难的从胯间抽出,纤细的手指已被淫液布满。

黑影急燥的脱掉自己身上的衣物,快步走向林月柔。

「别过来。」林月柔惊叫着,却发现自己这一身的功力在媚毒的浸袭下竟然

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挣扎着勉强站起来,已经累的娇喘吁吁。

林月柔的惊叫呵斥并未阻止黑影的前行,黑影已经冲到林月柔身前,手掌从

上衣的下摆探入夜行衣握住丰硕的玉乳。

「呀」林月柔如遭电击,媚毒的浸袭下林月柔身体极为敏感,残存的意识还

着抗争着,纤手无力的推拒着男人。

「别……不要……」男人雄性的气息与媚毒相互纠缠肆虐着林月柔敏感的娇

躯。

林月柔残存的意识在极力辨别男人的身份,只是这黑暗的石室中林月柔无法

看清男人的脸庞,而那一浪高过一浪的致命酥麻彻底的击溃她的意识。

「啊……不行了。」随着男人手指攀上嫣红的乳蒂,林月柔彻底陷入欲望的

漩涡。

男人的动作笨拙毫无技巧可言,双手胡乱的在林月柔傲人的双峰间抚弄。

林月柔扭动着娇躯,有意让敏感乳蒂穿梭在男人的指缝间,发硬的乳蒂变得

愈发硬挺,樱唇间吐气如兰,纤手一把握住硬挺的肉棒。

「好热」媚毒已经完全占据林月柔,她无意识的呻吟,纤手揉弄着男根。

男人粗喘着抽出双手,手忙脚乱解开林月柔的夜行衣,男人的动作笨拙,紧

张。

「居然还未开苞」林月柔轻笑着男人,男人的脸一下红了,他从未想过如此

下流的言语竟从高贵端装的庄主夫人口中说出。

男人像是被林月柔看到羞红的脸,他扭转林月柔娇躯,让她面朝冰冷的石壁,

林月柔顺从的趴在石壁上,让年青人轻易的剥光自己的夜行衣。

以站立的姿势男人轻易的脱掉林月柔黑色夜行衣,扒掉轻若薄纱的亵裤。

微弱的月光通过石室洞口的藤蔓铺散的冰冷的石地上,月光下林月柔趴在石

壁上晃动着赤裸的肥臀,肉臀圆润挺翘如波浪晃动。

看着雪白的丰臀,年青人急促的呼吸着,颤抖的双手轻柔的扶在女侠的柳腰,

平坦的小腹贴上火热的肥臀,硬挺的肉棒探入女侠隐秘的股间,充血的龟首在娇

嫩的蜜穴周围挺动,玉腿间火热的触感刺激着年青人的感观。

年青人在这方面没有太多的经验,乱撞的肉棒始终无法进入那片温润的蜜洞,

急燥的年青人额头布满了汗珠,面色变得通红。

林月柔完全失去意识,如同发情的母兽渴望着被猎取,鲜嫩多汁的蜜处已经

完全开放,等待着它的猎物。

柔若无骨的玉手探入腹下握住在股间乱撞的肉棒根部左右轻轻摆动,玉手的

摆动间火热的肉棒左右顶开娇嫩的花瓣,在林月柔的引导下充血的龟头轻易的滑

入鲜嫩多汁的蜜穴。

「好紧。」男人哆嗦着将林月柔狠狠的压向石壁,小腹结实的压在肥厚的臀

肉上,坚挺的肉棒用力挤入鲜嫩的蜜穴。

「啊」林月柔清脆的娇啼,细白的手细死死抠住石壁上凸起的石头,饥渴的

娇躯得到瞬间的满足而兴奋的颤抖,只是精致的面容上那屈辱的泪珠还显示着内

心的不甘。

男人挤压赤裸的肥臀,蜜穴间紧裹的感觉让他充血的龟首酥麻异常,男人腰

部稍稍后退,再次发力挤入多汁的玉洞。

「啊」男人吼叫着,紧紧把住林月柔纤细的柳腰,浊白的精液射入蜜洞的深

处。

只插了两下,男人一泄如注,肉棒如死蛇般变得柔软无力。

林月柔拼命扭动肥硕的大屁股,却无法阻止疲软的肉棒掉出蜜洞,浊白的精

液随着肉棒涌出体外。

男人抱住柳腰喘息,脸色愈发羞红,在这完美的肉体面前他竟然如此不堪,

瞬间缴械投降。

林月柔媚毒如野火般侵袭,却得不到丝毫的满足,她把男人的双手拉到胸前,

揉弄自己的大奶,扭动圆翘的肥臀夹弄着男人胯下的死蛇。

男人怀中软玉温香,双手肆意玩弄那双硕大的乳房,想像着平时高高在上的

侠女在自己怀中,可以随意把玩,内心无比的满足,胯下死蛇在女侠玉股间挑弄。

林月柔扬起洁白的玉臂伸向颈后抱住男人的脑袋,把男人的脸拉到颈旁,男

人顺从的把脸靠在她脸庞,林月柔转头亲上男人的嘴唇。

柔软的樱唇吸住男人的嘴唇,林月柔梦呓般的声音让男人异常兴奋,丁香小

舌吐入男人口中,吸吮着软滑的舌头,男人的动作贪婪而生涩,胯下的肉棒随之

硬挺如铁。

林月柔再次引导男人硬挺的肉棒进入自己体内,随着男人粗暴的入侵,林月

柔放开男人的嘴唇放声淫叫,扭动的娇躯让她变成了一只发情又欲求不满的母狗。

********** ********** **********

寂冷的寒夜皓月当空,江悍龙站在山脚仰望着巍峨的大山,他的内心烦躁无

比,大山之上有他的江龙帮,有他珍爱的妻子,有他可爱的儿子,更有他所难以

应付的卓临青,想到卓临青就像一根刺深深的刺入他的心脏,那种烦躁不安的心

情像是巨石一样压在胸口,让他的喘息变得沉重而困难。

「在想什么呢?」纤细的手臂由身后揽上他的脖子,绵软的酥胸贴在他的后

背。

「梅儿睡了?」江悍龙转身揽住蓝灵的柳腰,蓝灵浑身赤裸的站在明亮的月

光下,高耸的玉乳在月光下显得圆润光洁,对于生性淫荡的粉狐大胆的行径江悍

龙早已经见怪不怪,他低头把脸埋进蓝灵的乳房深吸了一口气。

绵延的乳香在鼻尖缠绕,江悍龙烦躁不安的心情在快速的消退,每次与蓝灵

的肉体厮磨都能让江悍龙抛弃烦恼,平息他那焦躁的情绪,江悍龙一把抱起蓝灵

向不远处的草房走去。

「不要回去,就在这里。」蓝灵修长的大腿盘在江悍龙的腰间,双手环在江

悍龙的颈间撒娇似的摇晃着丰满的玉乳。

江悍龙不理蓝灵的撒娇,一手抱住蓝灵的柳腰,另一只大手在蓝灵臀间用力

的拍打,大步不停的走到草房的门口。

「你不怕吵醒梅儿就进去吧。」蓝灵勾住江悍龙的脖子,弯弯的笑眼在月光

下显得更加诱惑。

想到草房中的梅儿,江悍龙停下脚步,四处打量着却没发现适合野战的地方。

「你躺下,我来。」蓝灵在江悍龙的耳边轻声说。

蓝灵性格一向大胆,花样繁多每次都能让江悍龙莫名的舒爽,较之青铃的羞

涩江悍龙似乎越来越喜欢蓝灵这放浪的性格。

江悍龙躺倒在地上,蓝灵快速的脱掉江悍龙身上的衣物,失去衣物的束缚,

江悍龙胯下怒龙傲然而立,狰狞的龟首硕大的如同紧握的拳头。

蓝灵深吸了一口气,并不急于把巨龙纳入蜜穴,她双膝跪在江悍龙腿间,双

手握住怒胀的巨龙,轻启樱唇把巨硕的肉龟含入口中,滑润的香舌在硕大的龟首

上轻轻挑弄。

樱唇中滑润的感觉让江悍龙酸爽莫名,这种口舌功夫是青铃绝不会的,他把

双手枕在脑后,微微抬头看着巨硕的龟首撑开蓝灵的樱唇,龟首相对于蓝灵的小

嘴太过巨硕,在的小嘴中进出分外艰难,把小嘴顶出各种形装。

蓝灵卖力的吞吐硕大的肉龟,那天生弯弯的笑眼乞怜般的看着江悍龙,让江

悍龙有种征服的快感,他伸手按住蓝灵的头向下压,把肉棒顶入樱唇深处。

「呕」蓝灵吐出口中的肉棒喘息着,口中玉液随之滴落肉棒,她骑胯在江悍

龙身上,纤手伸向臀后握住粗大的肉龙把硕大的肉龟压在胯下的萋萋芳草之中。

火热的肉棒顶在泥泞的肉穴,娇嫩的肉穴被粗大的龟首一点点顶开,肉穴的

汁夜顺着龟首缓缓流淌。

蓝灵轻晃浑圆的肉臀缓缓下压,肉棒被蜜穴一点点吞入体内,温润的肉穴被

粗大的肉棒撑开,连带着柔嫩的花唇随着肉棒一起侵入蜜道。

「嘶,好大。」蓝灵吸了口气,精莹的面容因兴奋而扭曲,肉龙已经顶到蜜

道尽头的媚肉,硕大的肉龙还未尽根而入。

蓝灵摆动着肥大的屁股,让肉龙的钝头肆意的摩擦着蜜道尽头的媚肉,淫靡

的娇喘着。

江悍龙感受着蓝灵的夹吸研磨,那诱人的蜜穴如同活物一样紧咬着刺激着他

胯间的怒龙,蓝灵娴熟的技巧令他如痴如醉。

「勾人的妖精。」江悍龙粗糙的大手把住蓝灵水蛇般的纤腰用力下压,同时

腰部上挺,硕大的肉龙被整根顶入狭小的蜜道,把蜜穴撑得满满当当。

「帮主饶恕。」江悍龙怒龙巨硕,即阅人无数的蓝灵也难轻易接纳,在怒龙

的侵袭下龇牙咧嘴,蜜道内酸麻肿胀,修长的玉腿用力把肥臀支起,让肉龙轻轻

拉出稍许。

「啊」蓝灵刚刚把怒龙拉出稍许,还未来得及喘息,就被江悍龙抱住肥臀狠

狠的顶入。

江悍龙翻身把蓝灵压在地上,如怒狮般在蓝灵娇躯上疯狂驰骋,胯下怒龙肆

虐着娇柔的玉道。

蓝灵嗯啊的淫叫声充斥整个夜空,致命酥麻的快感如澎湃的江水一浪高过一

浪。

淫靡的夜空忽然一片宁静,怒狮般的江悍龙像见到猫一样的老鼠窜入夜色的

暗影处。

平时霸气无比的江悍龙跟老鼠一样逃开,蓝灵「咯咯」娇笑着看门口同样手

足无措的梅儿。

「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梅儿怯生生的看着蓝灵。

「姐姐不怪你。」蓝灵弯弯的笑眼下春意盎然,她纤手拉起梅儿的小手走回

草房。

「江帮主好像很生气,他会不会生气不让梅儿跟着了?」梅儿回头看着月色

下的暗影处。

「除了跟着姐姐,梅儿你还有别的地方去吗?」蓝灵戏笑的问。

「我可以回江边客栈,那是我的家。」梅儿幽幽的回答,眼圈开始红了。

「你的爹爹已经不在了,以后就跟着姐姐好了。」蓝灵笑嘻嘻的说。

「嗯。」梅儿重重的点点头,她也知道没有了父亲自己在人烟稀少的江边很

难生活下去。

蓝灵把梅儿脸前的秀发撩开看着她精致的面容说:「真是个小美人胚子,卓

长老一定会喜欢的。」

「卓长老是谁?才不要他喜欢?」梅儿虽然天真,却也朦胧的晓得喜欢二字

的含义。

蓝灵心中暗笑:「到时候可由不得你。」

「姐姐你这里好大。」梅儿娇颜羞红的看着蓝灵赤裸的双峰说。

「都是给男人吃大的,等梅儿被别人吃的多了也会变大的。」蓝灵隔着衣物

轻轻的捏梅儿稚嫩的小乳说。

「才不要呢」梅儿小脸飞红。

江悍龙穿戴整齐独自站在皎洁的月光下,月如银盘照在他高大的身影上,看

着高大的身影江悍龙自己都好笑,曾经一世的豪杰怎会在梅儿这小姑娘面前落得

如此田地,江悍龙不由暗叹。

徐徐的夜风中有轻柔的声音传来,衣衫簌簌的声响,月光下一对男女映入眼

帘。

「想不到这孤冷的夜色中竟有这般清雅之人。」男人看着月下的江悍龙微微

一笑说。

男人二十岁左右,身材修长,面如冠玉,看上去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言谈

优雅,举止得体,看得人心情愉悦。

江悍龙看着两人微微点头,眼神落在女人身上。

女人一身黑色夜行衣下丰腴的身材玲珑有致,傲人的双峰饱满浑圆,圆臀高

挺,行走间柳腰无风自摆。女人体格妖娆,面容却清新脱俗,眉目如画却不失庄

重,唇角微微上翘,似笑非笑间却透出一股无上威严。

女人看上去有三十岁左右与男人应该是姐弟,两人却看不出丝毫的亲近,女

人黑衣制地精良,领口、衣袖处点缀暗花,衣边镶暗红色,竟是六扇门的公服。

「在下六扇门诸葛妙语,敢问兄台由此上山可否至青月山庄?」诸葛妙语微

微一笑问道。

「朝廷与江湖素少交集,难不成六扇门要插手江北武林?」江悍龙没有回答

反问道。

「兄台过虑了,在下只是寻访旧友,六扇门也无意染指江北武林。」诸葛妙

语见此人如此警惕不由的愕然。

诸葛妙语身后男人一个箭步窜出,亮出手中拇指粗的铁棍直打江悍龙脑海,

铁棍长盈尺,顶端光润铁珠如杏子般大小,月光下闪烁的银光。

「好贼子。」江悍龙虎吼一声,一拳击出,同时左手从身后拽出紫金龙磷刀,

一刀劈出。

「铛」的一声男人铁棍被劈飞,男人借着江悍龙袭来的刀势纵身逃开躲在诸

葛妙语的身后,整个人因江悍龙愤怒而瑟瑟发抖。

江悍龙人如猛狮,刀如绞龙,月光下如愤怒的天神。

「果然是紫金龙磷刀,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男人躲在诸葛

妙语的身后说。

显然男人看出紫金龙磷刀才出手,只是为是求江悍龙的身份,果然一刀即出

两人认出江悍龙的身份。

「人称陆地龙王江帮主这气势果然不凡。」看着江悍龙袭来的刀光,诸葛妙

语面不改色的说。

「你们认得江某?」江悍龙猛然收住刀势冷冷的问。

「紫金龙磷刀江北独此一份,即便不认江帮主,也识得这紫金龙磷刀。」诸

葛妙语轻轻一笑,拿出一封请柬递在江悍龙手中说:「下月上旬六扇门召开武林

大会,六扇门总督总广邀天下豪杰共赴盛宴,即然江帮主在这里我就不用再去江

龙帮拜会了,还望江帮主届时赴宴」。

江悍龙把请柬打开看了看说:「朝廷是朝廷,江湖是江湖,这武林大会由六

扇门召开岂不可笑。」接着一把将手中请柬撕得粉碎。

诸葛妙语俏脸瞬间血红,美目中寒芒摄人,忽的又轻轻一笑:「既然江帮主

不愿在下也不便打扰,就此别过。」

「山路夜险,小心有命来无命回。」江悍龙看着两人的背影冷冷的说。

等到诸葛妙语两人身影消失在夜色中,蓝灵才从草房里走出。

「惊鸿飞燕诸葛妙语,江北凤凰林月柔可是卓长老名单上排行前两位的,卓

长老没去找她,好自己倒送上门了。」蓝灵将满头的青丝高高盘起,眼中露出炙

热的光芒。

「只怕这诸葛妙语比林月柔更难对付。」江悍龙冷冷的说。

「可惜盯着这位六扇门大捕头的可不止卓长老一人。」蓝灵笑眼弯弯的看着

江悍龙。

看蓝灵表情颇为神秘,江悍龙却不以为然,他大步走进草房。

蓝灵见没勾起江悍龙的好奇心,也跟着进了草房说:「你知道跟在诸葛妙语

身边的男人是谁?」

「没兴趣。」江悍龙躺在泥土砌成的土炕上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心中却盘

算着那个男人相貌堂堂,武功却十分有限,江湖上属于不起眼的人物,这蓝灵为

何特别提及此人?

「那可是江湖是有名的悍将。」蓝灵神秘的说。

「没听说过。」江悍龙随口说道。

「没听说过此人,可曾听说过销魂岛?」蓝灵咯咯一笑说。

「销魂岛?」江悍龙一下坐了起来。

江悍龙当然听说过销魂岛,据说销魂岛地据极南海外孤岛,岛内淫邪遍布,

专以美艳女子为猎物,强掠岛上受尽淫辱,成为人尽可夫的淫奴。

岛内淫邪之人无数,却鲜有高手,主要以淫邪毒药荼毒江湖,江湖中闻风色

变。

这岛内淫徒尤喜江湖侠女,每每捕获艳名远播的侠女必掠至岛内,极尽淫辱,

待到侠女再次出现必是江湖震惊。

最近一次出现的峨嵋派青幽仙子年方十八,这位清新脱俗的侠女被销魂岛以

下三滥的手段捕获,在江湖上消失仅仅三个月,等江湖侠士获得消息前往解救时,

这位清秀的侠女正伏在一个肥胖的土财主胯间卖力的舔弄着那恶心的阳物,她纤

手掰开嫩穴,任由另一个萎缩的男人侵入她的身体。

那本来如仙子般清修的处子之身变得丰腴媚惑,在男人的玩弄下淫声浪叫,

哪里还有一个清秀侠女的气势,完全是一个欲求不满的淫妇。

更有侠女被调教后卖与青楼,乖乖的做了娼妓,为客人提供一般娼妓所无法

做出的各种姿势,满足客人变态的要求,却不敢动用武功逃跑。

「这悍将在销魂岛上座第三把交椅,武功虽不高却一肚子坏水,这样的人跟

在身边诸葛妙语却不自知,怕是要肥羊入狼群了。」蓝灵阴阴一笑说。

「你怎能确定那个男人就是销魂岛的人?」江悍龙问道。

「我圣教与销魂岛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对销魂岛的人当然熟悉。」蓝灵说。

江悍龙没说话冷冷一笑,蓝灵自讨了没趣接着说:「那人袭击你所用的兵器

正是销魂岛悍将的兵器,那个拇指粗细,长有一尺的顶端有个核桃大的圆球铁棒

就是他调教女人的销魂棒。」

见江悍龙没有回声,蓝灵不再言语,她思索着,纤细的手指撩了撩耳边一缕

青丝,静静的看着窗外的明月。

江悍龙回头看时,蓝灵双手抱于胸前,神色娴静优雅,尤如闺房节妇,看不

出丝毫的淫邪,虽知粉狐多变,可这各转变还是让江悍龙暗暗惊叹。

过了良久蓝灵叹了口气幽幽的说:「我以为你听了我的话会去救她」。

「我为什么要救她?」江悍龙反问道。

「因为你是江湖的英雄,江北的侠士,怎会容得这种淫贼在江北作乱?」蓝

灵一反常态,歇斯底里的对江悍龙怒吼着,弯弯的笑眼中竟有珠泪滚落。

「我以为你能对付卓临青,以为你能救我于苦海,可是我错了。」蓝灵的声

音忽然变得轻柔,双肩耸动着轻声抽泣。

直到此时江悍龙才看到一个真实的粉狐,那个为了生存而不得不委身魔教,

因为身在魔教而不得不把自己变得淫邪狡诈,却一直苦苦寻找机会摆脱魔教的女

人,看到江悍龙她以为看到希望,等她感到失望之时她的内心彻底的崩溃。

看着因失望而抽泣的蓝灵江悍龙暗暗握紧双手,他多希望告诉蓝灵六扇门的

请柬中已经表明召开武林大会就是要对付魔教,而他自己当然会去帮助六扇门的

诸葛妙语。

只是他不能说,他还无法确定粉狐的真正意图,对于这个生性狡诈多变的女

人他不得不心生警惕。

冒险岛2手游下载ios版

乱世无双最新版

728彩票app官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