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瞬间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永乐仙道修正版卷010102作者鸿绪

发布时间:2021-01-20 16:28:57 阅读: 来源:瞬间胶厂家

字数:1011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一:踏入修真~第01章

隋顺和三年,天下一派太平盛世,歌舞昇平的景象。

隋朝很大,幅员辽阔,下属有三十多个州,每个州下面又有府、县,人口数百万,修仙门派犹如星罗棋布,大大小小的不计其数。

真是鼎盛一时,百姓们也都安居乐业。

但这一年也是与以往不同的一年,因为又到了各大门派每十年招收修真弟子的一年。

从大隋元年开始,隋太祖就规定为了不影响百姓们正常的生计,也为了不使大隋修真人才凋零,各个修真门派可以每隔十年招收一批弟子。

所招收的弟子一旦通过宗门内的考核,就可以留在门派内作为培养的对象,开始修真的生活。

而其家中因为有人被选中,每年由其门派还给发放一定的贴补。

这些贴补根据其子女资质的不同,以后每年在门派内等级的升降不同而不一样。

当然,各门派给弟子家人的补贴也根据跟门派的实力和家底不同而有所区别。

但都基本上所给不菲,够其家人一年生活所用,可以让弟子们专心修行,以后为门派出力,而不用担心家人的生活用度。

不过这些还不都是主要的,主要的是他的家人以后可以扬眉吐气,风发乡里。

仙凡有别,一旦家里有了修仙者,可以说在当地以后就没人会、也没人敢再欺负了。

相比那些最终通过门内考核的,而那些没通过考核的结果就惨了很多,要么留在山门内当个外役杂事,有机会再往上混混;要么就被直接遣送回家,打回原形,其家人有可能遭人白眼,被人背后或当面冷嘲热讽,受尽奚落,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无法抬头做人。

在大隋东南部很偏远的地方有一大片山脉叫青云山脉。

这座山脉连绵不绝,一望无际,佔地大概有方圆数百里,整个青云山脉不仅景色宜人,而且还崇山峻岭、地广林密。

因为青云山的主峰附近灵气充足,所以有正、邪三家门派在这片山脉里立足,各自佔据了不同的区域和灵脉。

这三个门派之间相距也不甚远,却都霸佔着不同的山峰。

青云派是这三家中最大的一个道家门派,实力也最雄厚,另外两家是正道中人所谓的邪派合欢宗和血河门。

三家门派明争暗斗,互相制衡,维持着一种相对平衡的关系。

青云派在这方圆五百里算是最大的一门,而且是这附近唯一一个受皇朝册封的一家门派。

掌教青云子修为高深,据说是结丹后期,离结丹大圆满只差一步,就可以沖击元婴期。

但却卡在瓶颈多年,始终无法突破,所以常年闭关,不问世事,门内的大小事物基本上都交给其下面的几个长老负责打理。

这一年,也是青云派每十年一次招收弟子的一年。

所以青云派年初就给附近大大小小的府县和村庄下了通知,要各处XX岁以上、XX岁以下的少年做好准备,等着青云派的人去挑选入门弟子。

◇◇◇

夏清,和其父母就居住在离青云山很近的的一个村庄里,罗家庄。

他今年刚满XX岁,长得眉清目秀。

因为其父是个猎户,可能经常吃父亲在山里打的野味的原故,所以身体看着要比一般的孩子壮实、高大些。

夏清的父亲夏奎本不是罗家庄附近的人,而是大隋的一个武将,早年征战纵横疆场。

随着国家的太平而慢慢的无用武之地,他又志不在当官,觉得官场险恶。

虽然自己是一名武将,但往往也不能倖免,随时有可能会不经意的被卷入到各种斗争中去,所以心灰意冷之下索性就解甲归田,来罗家庄隐居了下来,娶妻生子,做了一名老实巴交的猎户,与世无争。

夏清早在两年前就跟着父亲开始习武,每天早上一大早起来在父亲的指导下练习拳术和刀法。

吃完早饭后他再去庄上的私塾里念书,私塾里的教书先生是庄主罗世傑专门花钱请来的,主要是为了让他的独生子罗敬念书识字。

罗敬已有XX岁了,长的剑眉星目,鼻直口方,一脸的英气。

除了他们二人,还有十几个和罗敬、夏清年龄相仿的孩子也在私塾念书,目的是让他们免费来陪读,为了不让罗敬感觉读书无趣,所以罗庄主也就顺便做做善事,让这些孩子们也来识识字。

夏清的家里不算特别的富裕,倒也还算殷实,从小到大父母并没让他缺衣少食。

他每天下午都去附近的山里打柴,或帮着母亲做点儿家里的体力活,等着父亲从山里打猎归来,除了将一些猎物留着拿到附近的集市上去卖钱,剩下的都被他父亲剥皮宰杀,进了一家人的肚子。

而所剩下的一些珍贵的野兽皮毛,除了留下一些自己家里用之外,其余的也都拿到集市上去卖给那些大户人家了。

这一天下午,夏清从山里打了一些乾柴,背在背上慢慢走进了山庄。

刚进庄口,就看见七、八个少年从不远处迎面走来。

其中以罗敬为首,身边跟着的都是庄里的各家子弟,因为罗敬他爹是庄主,所以大家都巴结着他,以他为小头领,这群孩子们每天要么除了念书,要么就是在这庄里和大山的附近四处玩耍。

夏清平时很少跟他们来往,因为家境的不同,这几个人家里比他家要富裕的多,而且家里的大人们也都惯着,不用为家里的事操心。

不像他要帮家里做事,而且他也不善於巴结人,所以跟这些孩子们有些格格不入,不相往来。

他背着乾柴也看见了罗敬他们几个,大家走了个迎头,在要相错而过的时候,夏清往旁边侧身给他们让路,不小心踩到了一个小土坑里,脚扭了一下,顺势就要摔倒。

「小心!」

只见罗敬往前大跨一步飞快的出手抓住了夏清的胳膊,正好扶住了他,让他站稳了没有摔倒。

「多谢。」

夏清平静地看着罗敬说道。

罗敬虽比他大两岁,但两人的个头却相仿。

「客气什么,你是背着柴禾为了给我们让路才差点摔倒的,应该是我们谢你才对。」

罗敬诚恳的说道。

夏清听了沖罗敬微微地一笑,没再多说什么,转身朝自家的方向走去。

可是没走几步就听到罗敬的一个跟班说道:「少庄主为何跟个打柴的乡巴佬这么客气?」

「不许这么说,大家都是一个庄里的人,平时理应互相照顾才对。」

罗敬不满的说道。

「我是担心他弄髒了你的衣服。」

那人讪讪地说道。

「衣服髒了不要紧,换一身洗洗就行了。走吧,咱们还是去河边抓鱼去吧。」

罗敬淡淡的说道。

但他的心里却在想:「好快的步法,刚才就算是没有我的出手相扶,他也根本不会摔倒,不愧是武将的儿子,想必也没少跟他爹修习武功。」

刚才在他伸手还没有碰到夏清的那一刹,夏清的另一只脚已微微地移动,将腰往下一沉稳住了身形。

不过当时除了罗敬,别人谁也没有看出来而已。

「好快的身手。」

夏清也在想着罗敬刚才的出手,「看来他父亲除了让他念书之外,家中的那几个武师平日里也没少教他个一招半式。」

夏清又走了几步,就听到另一个少年拍马说:「罗大哥,再过三个月就是青云派来选弟子的时候了,咱们几个当中,你一定能选上。」

「那可不一定,咱们这附近百里之内已经有三十多年没出一个这样的人材了。」

罗敬嘴上虽然笑着这么说着,但语气中却充满了自信,有一种舍我其谁的气概。

「青云派,收弟子,修仙,我也想去试试。」

夏清慢慢地走着,心里想道。

他从小也听到了很多关於修仙的传说,虽然长这么大还从没见过那传说中的仙人们,但却知道他们能在天上飞来飞去。

所以那些传说中的飞仙,自打他从很小的时候起,就在他的心中是神秘而又令人向往的。

夏清迎着夕阳一边儿走着,一边儿想着。

同时他的脸上浮起了灿烂的笑容,对修仙充满了好奇和憧憬。

卷一:踏入修真~第02章:父母同意

◇◇◇

夏清的家就住在庄后的一个小树林里,与其他人家都相隔着一段的距离,并不是他的父母不愿与人往来,而是这片树林的确非常安静。

树林的后面不远处还有一条小溪,溪水很浅,但却非常的清澈,偶尔还在溪水中能看到那么几条小鱼小虾。

过了小溪没多远就是一个大土坡,土坡上面长满了高矮不同的各种树木。

夏清背着柴禾回到了树林前,顺着林前唯一的一条小路往里走了十几米就来到了自家院子的门口。

因为左右没有邻居,所以院子的格局很大,院子的周围都用土墙围了起来,一共三排屋舍。

第一排是三间房子,中间是一个类似客堂一样的摆设,其实他家平时很少来客人,一年到头偶尔也就是庄主会派人来通知一些庄里的事情,例如一些婚丧嫁娶,还有一些喜庆的事搞个庆祝什么的,所以屋里的摆设也就相对简洁些,除了一张比较大的桌子外,就是四把围着桌子摆放的长条椅,桌子上还放着四个粗瓷的茶碗。

房间里的陈设虽然简单,但却都擦拭的一尘不染,可见夏清的母亲非常注意小节,也是个很爱乾净的女主人。

右边那间房是他父亲放猎具的屋子,里面除了放了一些猎刀和猎叉之外,还在墙上挂了几张晒乾的野兽皮,屋子的中央还放了个特大的木桶。

左边的屋子本来是空的,里面只放了一张小床,是夏清的父亲有时去集上卖猎物和皮毛回来晚了,如果夏清和他娘已经都分别休息了,为了不打扰他们母子,他父亲就会在这张小床上临时睡一晚。

后来夏清逐渐长大了,知道从罗家庄去镇里赶集来回要走很远的路,就和母亲说让父亲每次赶集尽量要早去早回,省得晚上走夜路不安全。

虽然他知道父亲有一身的武功,又常年以打猎为生,等闲人四、五个也近不了身,但还是回来晚了总归让人担心。

所以当夏清的母亲将儿子的意思跟丈夫一说,夏清的父亲只说了一句「儿子长大了。」

就心满意足的回屋倒了一碗酒一饮而尽,脸上挂满了宽慰的笑容。

从此后他每次去赶集还真都是早去早回,没再赶过夜路,让夏清娘俩也放心了不少。

在夏清八岁开始练武那年,他找了个借口从后院搬到了前院这间小屋,说是为了有时候睡不着想起床到院外打几趟拳,但其实大多时候是为了偷偷跑出去玩方便。

他喜欢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偷偷跑到树林后面的土坡的草地上一个人躺在那里看星星,或是在夏天的时候去抓那些会发光的灯笼虫。

两个大人也都知道夏清的一些小心思,但并不戳破,一来是这附近都很安全,人们都相处的很好,也没什么鸡鸣狗盗之徒,二来是因为夏清是个男孩子,还是少拘束他一些,让他野就野吧,只要长大后品行好就行了。

院子的第二排是灶房和饭堂,这是夏清母亲每天要忙碌的地方,他的母亲唐瑜儿做得一手好菜,不管他的父亲打了什么猎物回来,只要收拾乾净后到了她的手里,她都能变着花样做出不同的美味来。

所以夏清从小就饭量大,吃得特别多,身体也长得比一般孩子高大壮实。

院子里第三排是一大一小两个房间,是夏清的父母的起居和他也单独住过两年的一间小屋。

「娘,我回来了。」

夏清一边儿往里走着,将柴禾放到灶房外面的墙根下,一边儿冲着后面大声喊着。

唐瑜儿每天有午睡的习惯,此时节刚刚春末,虽还未立夏,但天气也有些燥热了,此时她正躺在被窝里刚刚睡醒,房间里有点热,被窝里更热,她躺在那张显得有点儿过大的床上。

床是她丈夫亲手做的,结实耐用。

身下边的单子里缝的是一整张的虎皮,这张虎皮也是她丈夫在山里打猎的战果,下面还有厚厚的褥子,整张床被她铺的松软舒服。

这种天气躺在虎皮上睡觉,还盖着被子,唐瑜儿的身上在醒来时已出了一层细细的香汗,但她就是喜欢这种感觉,宁愿在被窝里热的出点儿汗,也不喜欢凉嗖嗖的,更何况她习惯了裸睡。

她本就不是当地人,在遇到夏清他爹之前也是享受惯了,所以这么多年来,总是尽量将自己弄得舒舒服服的,不曾委屈了自己。

唐瑜儿今年才刚满三十一岁,每天除了洗洗衣服做做饭,收拾一下屋子,再没有什么过分的劳作。

她本就生的非常貌美,再加上刻意的保养,所以整个人看起来白白嫩嫩的,平日里举手投足间很有女人味,说话时眉眼中也带些风流意味。

像她这样的妇人在罗家庄这种地方可以说是绝色美人了,也是远近闻名的,平日里偶尔出门有些闲汉在背后也是经常品头论足,眼馋的直流口水。

他们虽然都不知道唐瑜儿的名字,但却都知道她是夏奎的女人。

以夏清他爹的那身本事,这几个闲汉也就只能过过嘴瘾,没人敢真的去打什么主意。

此时的唐瑜儿正赤条条的躺在被窝里,浑身微微发烫,听到儿子回来了在外面喊自己,连忙朝屋外喊道:「清儿,你先自己倒碗水喝,再洗把脸,去灶房看看火,娘一会儿就来。」

「好,知道了。」

夏清回完声后就去自己忙了。

唐瑜儿不情愿地从被窝里坐了起来,掀开被子一丝不挂的走下床,去卧房角落的一张籐椅上拿自己的亵衣和裙衫,光溜溜的身子在略微黑暗的房间里白的有些耀眼。

她高挑的身材,一身丰腴的嫩肉走起路来微微轻颤,一对丰盈的大乳左右摇晃,那两个粉嫩的乳头不住地来回上下抖动,她那雪白巨大的臀部一走一扭如同一轮在晃动的满月。

唐瑜儿天生爱吃肉,所以平时丈夫打回来的野味和猛兽的肉她也没少吃,将自己养得油光水滑、丰满异常。

而她在年龄上又正处於女人的旺期,虎狼之年,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和丈夫激战到三更半夜才能满足。

唐瑜儿一边儿挽着头发一边儿系着腰间的丝带往外走着,衣服很贴身,都是她自己裁剪的,料子也是细心挑选的,不是很贵但却很轻柔。

她来到了灶房,看见夏清正在往炉膛里添柴,不禁笑骂道:「小坏蛋,一回来就大呼小叫的,连个觉也不让娘好好睡。」

「娘,人家不小了。」

夏清很不愿意地的说道。

「好,好,你不小了,来帮娘干活吧。」

唐瑜儿看着儿子溺爱地笑说道。

◇◇◇

夏清的父亲夏奎是在傍晚的时候回到家的。

他的肩上扛了个已经断了气的白蹄火鹿,一只手还拎了两只死的三眼雪兔,另一只手拿着个不太长的钢叉,后腰上插着一把直直的短刀。

夏奎今年三十五岁,整个人看起来雄壮威武,长相粗豪,高大的身架,只是眼袋处微微地发青显示出有些纵欲过度。

夏清的身材跟他爹很像,所不同的就是夏清眉眼要清秀很多,这可能像他娘多一些。

「清儿,去打盆水来,再将爹的工具拿来,爹把它们收拾一下,咱们明天吃鹿肉。」

夏奎一进到院子里就对夏清说道。

「好勒。」

夏清答应了一声扭脸儿跑着去准备了。

唐瑜儿这时微微扭着肥臀走了过来,「白蹄火鹿?还是一头雄的成年火鹿。」

唐瑜儿有些动容的说道。

她知道此鹿一般很难猎到,此兽反应敏捷,奔跑飞快。

现在这个季节正处在雄鹿的发情期,而鹿性又奇淫无比,此时吃了此鹿肉不论男女都无法按捺情欲。

想到几年前也是这个季节夏奎打过一只比这还小的雄鹿,两个人吃了后那高涨的性欲,每天只要一有时间就脱衣上床交欢,整整在一起狂干了三天才发泄完,一想到这儿,唐瑜儿就心跳加速,脸开始发烫。

她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雄鹿,低声嗓音发腻地对夏奎说:「我的亲哥,鹿血呢?」

夏奎咧嘴轻轻一笑,从怀里拿出个大酒囊,「都在这,还热着呢,等晚上一起喝。」

说着就用手隔着唐瑜儿的裙衫捏了捏她那浑圆饱满的肥臀。

「坏蛋,今晚可别提前缴械投降啊。」

唐瑜儿说着不经意的将肥臀轻轻扭了扭。

夏奎一想到唐瑜儿那丰满的肉体,在床上那放荡的轻浮样,就禁不住就嗓子发乾,眼睛发直的嚥了嚥唾沫。

唐瑜儿看了「嘻嘻」

一笑,扭腰摆臀的转身就走。

她知道自己在这身裙衫内下面并没穿亵裤。

主要是天气热了,这样在自己家里穿得舒服。

而且夏清才XX岁,在她眼里还什么都不懂。

她相信刚才夏奎捏她的屁股时候已经感觉出来了她里面是啥也没穿,她对自己丈夫的这种色鬼的样子很满意。

◇◇◇

晚饭一家三口吃的其乐融融,唐瑜儿不停的给丈夫夹菜,一想到晚上两个人的安排,她就浑身发软,看着丈夫的眼睛像要能滴出水来。

饭后收拾完桌子,本以为夏清又要像以前一样出门去玩一会儿就回来睡觉,夫妻二人都等着他的离去好回后院去纵情打滚交欢。

不料夏清却轻轻的开口说道:「爹,娘,我有件事想跟你们商量一下。」

「清儿,有什么事吞吞吐吐的,快点儿说吧。」

夏奎一愣,知子莫若父,知道夏清虽然才XX岁,但性格老成,如果用这种态度来跟他们说话,那就意味着一定不是什么小事。

「嗯。」

夏清点点头,於是将听说青云山要来招收弟子,和自己想要去试试的想法说出来了。

夏奎听完眼睛一亮,看了看妻子,看到唐瑜儿面带喜悦的轻轻颔了下首,他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於是他认真的说:「好的,到时候他们来选人爹陪你去。」

「真的?」

夏清高兴得差点儿蹦起来,他没想到父母答应的这么容易。

「当然是真的,傻孩子,你爹什么时候骗过你。」

唐瑜儿抿嘴一笑,又接着说道:「这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而且青云派离咱们这又那么近,你学道有成后可以随时回来看望爹娘,到时候你会仙术,想回来那还不是路上最多用一天的时间?」

夏清听了满心欢喜。

夏奎也说道:「从明天开始你就别去私塾念书了,反正这两年你也把该识的字都识完了,以后每天上午跟我练武,下午我带你在附近的山里狩猎,好好巩固一下你的身手,以后离开家了,很多事情都要靠自己,如果太弱了可不行,会被人欺负的。」

「嗯。」

夏清郑重地点了点头。

「如果能踏上修仙这条路,我将来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他在心里这样想道。

看着夏清高兴地走了,回到自己的前院去了。

夏奎站起身来将房门关上,并从里面给倒闩起来,这样就把整个院子前后隔绝了,没人再能进到后院。

他把门闩好后刚一转身就感觉一个火热的身子贴了上来,他顺手一把搂住,头一低,吸住了那温润的红唇,紧跟着就感觉那湿热的香舌也伸了过来,他不客气的一口含住并吸吮了起来。

「嘤……」

唐瑜儿发出了一声轻吟,一双玉臂缠住了他的脖子。

夏奎邪邪地一笑,知道这妇人喜欢彻夜不眠,纵情欢乐。

於是他倒也不急着办正事,一双大手隔着裙衫在唐瑜儿的身上到处揉捏,把个唐瑜儿撩拨的娇喘连连,知道夫君在故意轻薄,她也就顺水推舟,任他抚摸,看他能忍多久。

夏奎一把抱起唐瑜儿走到了饭桌旁坐下,让唐瑜儿坐在了他的大腿上,整个人都躺在了他的怀里,一双大手在唐瑜儿身上游走着,一边儿说:「妹妹,你不后悔?清儿这是在走你的老路。」

唐瑜儿躺在夏奎怀里杏眼迷离,娇喘着说道:「奎哥,咱们就这一个孩子,你难道想让他一辈子留在身边,将来也做个猎户?」………………原来唐瑜儿以前也是一个修仙门派的弟子,不过入门后资质平平,虽然努力修炼,但进步低微,总是在练气三层以下徘徊,无法突破。

渐渐的也就心灰意冷,想在门派里找个有来头的靠山,给人家做侍妾,或做个炉鼎供人家双修採补。

心想着如果能将对方给侍候的好了,得宠后说不定会提携她,赐一些功法或丹药给她,帮助其突破,好能在修行的路上走得更远。

她也知道,一个女修如果要靠出卖自己的姿色和身体在修仙界里混,往往下场不会有多好。

如果对方真的能对她有情有义,在拿她当炉鼎採补时会手下留情,吸取她的阴精时会适可而止,不伤及她身体的根本,这倒没什么,事后如果喂她吃些滋补调理的丹药就能在短时间内恢复。

但如果对方是个自私贪婪的主儿,不管她的死活,那么有可能她在短时间内就会香消玉殒。

但她没想到的是,以她练气二层的修为,在门派内那些有实力的老祖根本就没人正眼看她,人家就是选侍妾或炉鼎双修,也都是至少是筑基期的女修,像她这种修为练气最低级的根本就入不了人家的法眼。

后来有一次一位练气大圆满的师姐在给门派执行任务时选中了她,让她一同去。

任务很简单,只是去附近一座山脉採集一些炼制『补气丹』的草药,最低级的草药,也是用来炼制低级的练气期的弟子服用的『补气丹』。

但没想到在採药回去的路上不巧碰到几个敌对门派的弟子,对方有一人是筑基初期,一名练气期大圆满。

那几个修士立刻就对她们几个女修展开了截杀,几乎是毫无悬念的一边压倒式的杀戮。

唐瑜儿当时就负伤了,还好只是一点儿轻伤,无关紧要。

但她在双方的战斗中起不到丝毫的作用,那位师姐也是当机立断,拿出了几张飞遁符让她先逃命,而那位师姐却来不及逃跑被对方缠住。

唐瑜儿后来也不知结果如何,估计那位师姐是凶多吉少。

当时她只是拚命的更换、激发那几张飞遁符逃命,对方看她只是个练气二层的低级女修,转眼就跑没影了,也就懒得去追。

她也不知逃了多久,终於体力不支一口元气耗尽,在一片山林中落下并昏倒过去。

正好夏奎当时在这片山林中打猎,他看到昏倒的唐瑜儿并将她救起,带回家养伤。

夏奎用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精心照顾,让唐瑜儿把伤势给彻底养好。

在这期间,两人的朝夕相处也渐渐地产生了感情。

唐瑜儿也是当时对修仙之路感到了茫然,知道自己将来想修成大道根本无望,而且就连回门派的路怎么走都不知道。

就算能打听出来,想想以自己的修为也很难安全返回门派,这一路上不知道还会遇到什么凶险。

她想通了这些后,不禁将玉齿一咬,决定放弃修仙,跟夏奎结为夫妻,从此做一名凡人。

但现在夏清想去修仙,又让唐瑜儿的心中泛起了涟漪,与其让儿子默默无闻的在这偏僻山村终老,还不如让他出去闯一闯,也许将来能出人头地呢。

男孩子嘛,就应该这样。

一旦他有那个福缘,将来能在修仙的路途上有所建树,自己夫妇也能跟着沾沾光,虽然不敢奢望自己也能跟着得道飞昇成仙,但至少能有机会从儿子那得到些灵丹妙药,让自己容貌久驻,尽可能久的保持青春不老,那也是一桩美事。

有时唐瑜儿一个人时一想到自己会慢慢变老,这副娇躯也会变成一堆枯骨,她心里就充满了遗憾。

但现在夏清又给了她一丝希望,如果能真的红颜永驻,和夫君长久地双宿双飞,尽情享受这男欢女爱,那在这世上还有何求?唐瑜儿天生媚骨,嫁给夏奎后一经人道,尝到了其中的美妙滋味,对男女之事更是索求无度。

好在夏奎身体雄壮,对唐瑜儿在床上也是如获至宝,两人男奸女淫,对床第之事彷彿永不知疲倦。

◇◇◇

此时饭堂内黑着灯,只有月光从窗户上洒些进来,唐瑜儿已被爱抚的娇喘连连,香舌轻吐,但夏奎还是在戏弄着她,手连裙衫里都不伸进去。

唐瑜儿心中欲火中烧,也故意不开口相求。

夏奎低下头在唐瑜儿耳边轻轻的说:「明天我把那个大木桶整理一下,看看漏不漏水,好到山里採些草药给清儿洗澡浸泡,强骨易筋。」

一听他说到那个大木桶,唐瑜儿就心跳加速,那个大木桶是夏奎当时给他自己定做的,里面洗澡时坐上两个人都显得宽敞有余。

由於夏奎当年作为武将在战场上廝杀,胳膊和腿上留下了几处暗伤,幸亏他懂得草药浸泡治疗之术,时常採些草药给自己药浴疗伤,很快就将那几处暗伤给治癒根除了。

想想当年给夏奎大浴桶里换水的时候,不知多少次被他给抱进那浴桶之中扒个精光,二人在那浴桶之中尽情地交合。

一想到当年夫妻俩那水中的战场,要给儿子使用,唐瑜儿的脸立刻红得像块布,只是屋子里光线暗,夏奎看不出来。

唐瑜儿在他的怀里轻轻扭动了两下,感觉到肥臀下那坚挺的火热。

而夏奎也被摩擦的禁不住一阵粗喘。

「奎哥,妹妹渴了。」

唐瑜儿腻声说道。

夏奎轻轻一笑,将手从她身上拿开伸进自己的怀里,拿出了那个酒囊,用嘴咬开塞子,对着唐瑜儿的小嘴咕嘟咕嘟灌了几口火鹿血,自己也仰起脖子喝了几大口,然后将塞子盖上,把酒囊扔在了饭桌上。

他刚将手按在唐瑜儿胸前的那一大团软肉上,还没来得及用手隔着她小亵衣去捏那软肉上已经硬起的乳尖儿,忽然感觉一股热流从小腹下生起,胸中那已经烧得很旺的一团欲火瞬间就散遍全身。

他终於再也忍受不住,双眼通红就要将手往唐瑜儿小亵衣里面伸,知道在那亵衣下的身子是一丝不挂的。

「不,亲哥不要,清儿还没睡着呢,可别万一让他听见。」

唐瑜儿一边儿扭动着躲闪,一边儿捉住夏奎的手不让他往裙衫里面进。

夏奎知道唐瑜儿是故意的,报复他刚才故意只在裙衫外面撩拨她,以前他们每次做这种事的时候哪管过夏清是否睡着了?知道孩子还小,就算听到什么声音也啥也不懂。

夏奎发出野兽般的喘息声,一阵阵男子的热气喷在唐瑜儿的玉颈间,让她也兴奋地发出了一阵嗓音沙哑的呻吟。

他抓住唐瑜儿的衣襟,将她的裙衫给褪到了腰间,然后两手将她里面穿的小亵衣用力往左右一分,「哗」

的一声给彻底撕开。

唐瑜儿胸前那对硕大的玉乳立刻弹跳了出来,在他眼前摇晃着,上面的两粒乳尖已红得像要滴出血来。

「小骚货。」

夏奎低吼着将手按了上去,紧紧地抓住了一只饱满的硕乳使劲的揉捏着。

这让唐瑜儿的性欲大堤彻底地崩溃了。

夏奎经常粗暴地将她的裙衫撕开,为此她不知毁了多少件衣裙。

但她还是喜欢夏奎这样对她,这种感觉让她觉得自己像是一只被一头猛虎蹂躏的母狼。

「好人儿,抱我到卧房里去。」

唐瑜儿从嗓子里说出这句话,说完后就一口咬住了夏奎的肩膀,兴奋地浑身都在微微颤抖。

夏奎抱起唐瑜儿就往后堂走去,一路上双手不停,将唐瑜儿身上被撕开的衣裙给剥了个乾乾净净。

进屋之后他反身把门关好,将唐瑜儿轻轻放到了床上。

「我去把灯点上。」

夏奎说完后就一边儿脱着自己的衣服一边儿走过去点油灯。

把油灯点着后,他转过身将雄壮的身躯对着唐瑜儿走去。

唐瑜儿趴在被子上,微微拱起那雪白的肥臀,转过头看着他,将拇指含在了嘴里,不停地吸吮。

她将雪白浑圆的肥臀轻轻地一摆,只见一阵儿臀浪轻颤。

这让夏奎看了还如何能忍受得住?他迅速的爬上床压在了她的身上。

房间里很快就传出了两人粗重的喘息声和唐瑜儿一长声一长声的娇啼。

夜,很静,夜,并不寂寞。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天命西游OL手游

装机软件

萌幻之翼九游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