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瞬间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南橘北枳一碗温柔[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58:29 阅读: 来源:瞬间胶厂家

魏晓波,现居西安,年将不惑,喜欢写字,常情不自禁涂涂抹抹。

《南橘北枳》源自耳濡目染,脱胎于活生生的生活,不能展现也不为表达什么。仅是一种文档。通过这些琐屑,或许能还生活本真,发现新鲜的自我。

小南门里往北再往西不远,挤挤挨挨两爿小店:春发芽与诚信和。说也奇怪,几十年了,这相濡以沫的竞争对手一直相安无事,成了本城人眼前心头的一景。每当饭时,老远一看,就见密匝匝一片后背与脑壳,承转起合长吁短叹。辣子醋盘们俯首帖耳,清汤汪汪如镜,照见男男女女们的本真灵魂。

十年前,我从南方溽热的潮汐中脱身,回来透透气,给肺叶和心脏放个假。期间朋友介绍了个姑娘给我,刚在日本待过两年才回来的她,说话轻声细语,笑靥嫣然。初次见面的“糖潮”二楼,桌上大珠小珠般落满了她叮咛叮咛咛的“多谢”声。彼此印象都不错,后来常一起出去吃吃喝喝消磨时光。有次昏了头,拉她进了家葫芦头店,口味清淡到变态的她,对着半桌殷勤备至的各种肠子,盼兮倩兮,就是很少动筷子。驽钝的我下箸如鸡啄米,突然意识到后甚觉尴尬,享受戛然而止,如鲠在喉。因为对方叵测的情绪和捉摸不定的行程安排,因为一种奇异的自尊心,依依作别那剩下的多半桌。

几年后,被我带坏了的她,不再挑剔那些鼎沸的人声、满室杂沓和浓烈的各种味道。溶溶漾漾的大海碗还没上桌,她就急不可待地整衣掠发。“咣当”一声后她埋头其中。平时饭量如黄雀的她,此时状如老饕。现在的她,是我家的女张飞,一个可爱猴子的娘。

每回细看葫芦头店里的芸芸众生,莫不是地地道道的秦人,上声和去声主宰的口音,直来直去的爱与哀愁,在抬头低头之间敛羽展翅,那浓得化不开的一口又一口,都是外人消受不起的甘美与幸福。肠子是酥烂烂的柔韧与筋道,泡馍是囫囵囵的坚强与商量,粉丝是白簌簌的细致与悠长,汤汁是澄澈澈的鲜美与苍凉。个中的美与恍惚,三言两语——不不不,千言万语也说不清。若非你亲口来尝,这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的入骨髓的香味,任是谁,也无法带传给你。

绍兴人老陈,毕业后留在城南做了上门女婿,多年来耳濡目染,现在也极好这一口。他媳妇是土生土长的西安人,家里做南北土产生意,一直愁没有一个对南货谙熟的业务能手,老陈毕业入赘后立马“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他常年往返南北方,奔波是家常便饭,他的肝肠和口舌是“双面谍”,南北方最最隐秘的口味,他都了然于胸。

我们一帮狐朋狗友被他养出了坏习惯,逢年过节总要去他处连吃带拿那些别具特色的绍兴风味,“糟醉腐臭”的种种奇奇怪怪们,那别有洞天甘之如饴的块块颗颗,惯坏了一众妇孺老幼的口舌胃口。

近朱者赤,从上大学起,他和我就是死党,好事坏事对方都有份。每回我去飨那肥碌碌的肠子都会拽上他,那曾是他可怕的地狱时分。终于有一天,他端详着我囫囵夸张的吃相,轻轻地嚅嗫:“给我也来个小份尝尝……”那一份后来还是我的腹中物。回不改其乐,最终那大海碗征服了他。

为了把他留在古城,我甚至把与自己多少有些暧昧的师妹介绍给了他。至今有时候微醺的酒桌上,我还会酸酸地憧憬:“原本我才是妮儿的少东家……”换来的,是老陈他得意的肥嘟嘟的拳头和笑声。

迎头当壁上是浩浩汤汤洋洋洒洒的《春江花月夜》,左壁渭城朝雨浥轻尘,右壁岐王宅里寻常见,隔桌陈年的西凤银罂深锁贮清光,眼面前新上市的剥光了衣裳的蒜瓣,发出馥郁丰腴的味道。隔桌已然半醺的那位食客,指头敲着桌面,嘴里哼哼唧唧着秦腔的调调儿,可是已经偏去了西凉国……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