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瞬间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山西孝义322特大矿难调查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7:33:12 阅读: 来源:瞬间胶厂家

山西孝义“3·22”特大矿难调查

矿主何来夺命胆?—— 山西孝义“3·22”特大矿难调查

截至4月8日,孝义矿难已确认被困的72名矿工全部遇难。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王显政怒斥“矿主要钱不要命”。

山西省委书记田成平总结矿难频发的教训时说“背后有人”。

“背后有人”,他是谁?是谁给了煤矿主夺人性命的胆量?

山西,孝义,孟南庄煤矿。

时间凝固在2003年3月23日。72条生命在矿难中撒手人寰。

山上,在风中向下俯视的村民,脸色凝重。

山下,在矿难现场抢险救助的人员,紧张忙碌。

煤矿矿灯充电室里,72盏矿灯已失去了主人。

一间低矮的房子里,下井矿工签字的纸在风中哗哗作响。

孟繁毅、武甲元、孟祥龙……

他们在人间留下了最后的一笔。

直击矿难

孝义“3·22”特大矿难发生的第二天下午15时许,记者赶到孝义市后立即转乘出租车奔赴孟南庄煤矿,途中一名搭车的村民哀叹:“光我们村就有12人被埋在井下。”

进入煤矿的道路已被武警封锁,凭着证件,记者得以入内。除了杂乱的煤矿场地、人们严肃焦急的面孔、急盼的眼神以及遇难矿工家属的痛哭流涕,没有目所能及的爆炸塌陷痕迹,分外抢眼的是“安全第一,预防为主”的警示语。

据矿工介绍,孟南庄煤矿井深达580米,可以想见爆炸时井下的凄惨场面,矿工们逃生的机率很小。

记者当晚了解到,23日救护队在井下找到了28具遇难矿工尸体。据悉,这些被找到的尸体当日均未从井下抬出来,“原因是怕引起现场秩序不安”。

24日凌晨约4时,救护队终于从井下抬出6具尸体,身上看不见明显的伤痕,初步估计可能是窒息而亡,死者家属在现场痛哭欲绝。当日,救护队一组接一组地下到井下进行搜寻。后来据抢险指挥部人员称,当天又从井下找见了28具遇难矿工尸体。

应该可以想见的惊心动魄的一幕是煤矿风井口的爆炸。记者24日在现场看到,两个通风口的其中一个已是残垣断壁,旁边的其它通风设施也被震裂。

一位住在风井口附近的陕西矿工侯坤来心有余悸地说:“22日快到11点时,工友孟太生和胡全财钻进升降铁罐从风井口下了井下,11点半左右又上来拿风筒布下去接风筒,接完后铰车将他们往上拉了约10多米就突然停住了,过了10多分钟电也停了,抽风机停止了转动。就在这一刹那,只听见一声轰烈的巨响响彻天空,紧接着一股浓烟腾空而起,烟雾中一个人被弹射而出,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他就是当日负责在风井巷道里铲沙石的陕西矿工李凯,得以侥幸逃生,而另两名矿工,“冤魂永远留在了铁罐里”。

谁把矿工推向死地

“‘两会’期间,山西省地市相关部门监察力度很大,可矿主就是要钱不要命,对违反安全生产的要坚决打击、坚决取缔,要安全第一,预防为主,要把瓦斯作为煤矿安全的重中之重,要抓好社会稳定,做细做实遇难家属工作。”这是国家安全生产监督局局长王显政等领导,3月23日赶到事故现场讲的部分重要意见。

在这几天采访遇难矿工家属的过程中,记者听到最多的哭诉是,“我们本来准备今年不干的,可他们(矿方)还欠我们两个月的工资,如果不干他们就不发这些工资,没办法我们只能继续干。”

一位名叫韩荣军的矿工说:“爆炸之前煤矿曾停了半个多小时的电,来电后井下的矿工就准备上来,但矿上的人说,如果随便上来,不下去干活就要扣工资,在这种情况下,矿工们只能服从‘命令’。”

一位陕西籍矿工称,今年初,孝义市安全生产监督局曾来矿上检查,发现安全不达标后将铰车锁了起来,但后来被矿上的人用电焊切割开继续令工人开工,直至发生惊天的事故。

记者在孟南庄煤矿看到,虽然该矿四证齐全,但“煤炭生产许可证”却标着有限期为2000年11月20日——2002年12月30日。

3月23日晚9时38分,记者电话采访孝义市安全生产监督局杨利宗局长时,印证了陕西矿工的说法。他介绍,煤炭生产许可证过期就意味着不允许生产,虽然该矿正在申办换领新的煤炭生产许可证,但该矿一些安全指标不达标,我们也监督过几次,但矿方不听。

吕梁地区行署副专员金建中分析,此次特大瓦斯爆炸事故系现场管理和通风管理不善所致。

其实,就在今年2月16日,吕梁地区离石市王文庄煤矿发生瓦斯燃烧事故(11人死亡)后,省政府就曾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对经检查不合格的乡镇煤矿必须责令其停产整顿,整顿后仍不合格的要坚决予以关闭。可是令行不止。

时间就是生命

据抢险指挥部和吕梁地区新闻办有关人员介绍,“3·22”特大瓦斯爆炸事故至少是近两年来山西省最大的一起煤矿瓦斯爆炸事故,造成的损失难以量计。

3月22日12时50分事故发生后,13时55分孝义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才接到孟南庄煤矿的电话报告。时间就是生命,煤矿上的负责人为何迟迟在一个小时后才报告?目前有关部门正在进行调查。据吕梁地区新闻办高主任3月25日介绍,目前被警方控制起来的有孟南庄煤矿法人代表(孟昭康)、矿长、技术人员等5人。

事故发生当日,省、地市领导相继赶到现场。省委书记田成平、省长刘振华作出指示:要在保证抢救人员安全的情况下,全力以赴抢救井下被困人员,要重点保护好现场秩序,抢险一定要加快速度,措施要全部落实到位,抢险方案要进一步论证,把措施想得尽量周到稳妥,争分夺秒组织抢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吕梁地区“3·22”抢险指挥部按照指示,从汾阳医院和孝义市人民医院紧急抽调救护车4部、医生15名、护士20名赶赴现场,实施救助,并抽调出动救护队员79名、救护车6辆,汾西矿业集团公司也派出5名救护专家现场抢险,国家安监局也于当日派出通风专家小组紧急赶赴事故现场。目前,对引起爆炸的技术方面原因正在作进一步调查。

3月25日,孝义市成立了以国家煤矿安全监督局副局长赵铁锤为组长的“3·22”调查组。赵铁锤要求查明事故原因和性质,提出有关责任人的处理建议和事故报告。

黑色的眼泪

当一声震天的“惊雷”响过,许多眼泪如雨纷飞,“3·22”让无数人不敢回首。

“我的天塌了,我们家以后可咋过呢?”一位四川籍的女士张晓春哭诉着。

原本一个和睦幸福的家被瓦斯爆炸击得支离破碎,丈夫死了,剩下9岁、6岁和一个还在吃奶的娃让张晓春痛不欲生。

准来填补失去的经济和精神支柱呢?

面向井口,跪在地下,张晓春满是悲伤的身上找不到希望所在。但她隐约感觉到,这么个“天大的事”政府不会坐视不管。

“那是一个小雨夹雪的中午,我正在家中吃饭,忽然听到村里人喊:不好了,煤矿出事了,瓦斯爆炸了,我的心不禁一阵乱跳,我家儿子还在井下呢,他到底咋样了?”让孝义市驿马乡的刘大伯悲伤欲绝的是,他的“预感”不幸成了现实,他的儿子与其它71名矿工都被“吃人的”矿井“留”在了井下。

只有这唯一个儿子的刘大伯,他想弄明白这到底是谁之过?他在悲愤中等待着一个奇迹出现,等待着在泪光中会有一个希望萌生。

燕家曲村仅离孟南庄煤矿1里多远。12人在井下,使得这个2000余人的小山村陷入了沉痛悲伤的氛围中。

2003年3月25日下午,记者走进这个劫后的小村。“那都是我们村的青壮劳力哇,真是造孽。”一位好心的老人引着我们走进了一位遇难矿工的家里。

满屋子的哭声让记者的采访几次中断。30岁的矿工孟繁毅被“瓦斯”吞噬了,但却将悲痛留给了他的家人。

“我家老汉正月二十二刚去世,本来我家繁毅也不想去矿上干活了,可是矿上还欠他1500多元的工资,只好去了。出了这事,丢下我可咋活呢?”孟繁毅的母亲哭诉着。

贫穷荒芜的土地让这个小山村的老百姓将在煤矿打工作为“赚钱”途径,也让他们在20多年的时间里与煤炭结下了“不解之结”。

在另外一个死难矿工孟祥龙家,孟祥龙8岁的二女儿倩文眼睛里充满了忧郁。孟祥龙的家人说,从煤矿出事以后,倩文就是不跟人说话。

比这更令人心碎的是,孟祥龙6岁的儿子孟子龙脸上流露着幼稚无邪的笑容,因为不懂得事,他还在玩着,笑着……

还有孟繁武,也在矿难中把生命留在了井下,留下了4个幼小的孩子,这是燕家曲村最穷的一家……

孟昭康其人

提起孟南庄煤矿的大老板孟昭康,孝义市的一些老百姓说,那是孝义市的一个“人物”。

因为孟昭康的老家驿马乡是全孝义市最穷的乡,也是一个唯一不通油路的乡,但就是在这片土地上却滋生出一个让羡慕的亿万富翁。

“不用说在孝义市,即使在吕梁地区,孟昭康也算个响当当的人物。”孝义市的许多人这样说,而另外一种说法更具说服力,“不知道人家究竟有多少钱,但几个亿是肯定的。”

孝义市煤炭运销总公司经理、吕梁地区能源公司经理、孝义市洗煤厂老板、孝义市能源宾馆的“大老板”,孟昭康的头衔越来越多。孟昭康买下了孝义市的“城建大楼”,2002年,又准备买孝义市政府的孝义宾馆。据知情人士透露,如不是孟南庄煤矿发生矿难,签字仪式将会在近期举行。

一位当地的官员称,孟昭康拥有驿马乡一带超过12平方公里的采矿权,而孟南庄煤矿设计生产能力为15万吨/年,几个坑口矿工的人数超过千人。

谁给了他这么大的“权力”呢?

一声轰然爆响过后,又能留给人们什么警示?

美乳翘臀

大胸美女图片

巨乳美胸

相关阅读